<kbd id='89e1g8pq'></kbd><address id='89e1g8pq'><style id='89e1g8pq'></style></address><button id='89e1g8pq'></button>

              <kbd id='7xqr44om'></kbd><address id='7xqr44om'><style id='7xqr44om'></style></address><button id='7xqr44om'></button>

                      <kbd id='br1t9ogm'></kbd><address id='br1t9ogm'><style id='br1t9ogm'></style></address><button id='br1t9ogm'></button>

                              <kbd id='0dw5um2s'></kbd><address id='0dw5um2s'><style id='0dw5um2s'></style></address><button id='0dw5um2s'></button>

                                      <kbd id='f6pard3e'></kbd><address id='f6pard3e'><style id='f6pard3e'></style></address><button id='f6pard3e'></button>

                                          新聞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戴逸:一生只爲修史來

                                          發佈者:歷史學院 發佈時間:2019-03-26 18:08:00 閱讀量:

                                          開欄的話

                                           
                                              回望新中國成立70年曆史aaaaa,“奮鬥”始終是一個關鍵詞aaaaa。一代代中華兒女在各自領域揮灑汗水、努力奔跑aaaa,凝聚起一個民族的奮進力量aaa;千千萬萬普通人愛崗敬業、無私奉獻aaa,爲祖國建設發展矢志奮鬥aaa。70年披荊斬棘aaaaa,70年風雨兼程aaaaa。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各項事業取得的巨大進步aaaa,見證了奮鬥者的鏗鏘足音aaa,標註着接續奮鬥的偉大征程aaaa。光明日報今起開設《愛國情 奮鬥者》專欄aaa,與讀者一起aaa,傾聽奮鬥者的故事aaa。       
                                          
                                               有的時候aaaaa,回憶會一直往前走aaa,甚至越過千山萬水aaaa,來到一個明媚的夏日清晨aaaa。
                                          
                                               “那天是我小學畢業的日子aaaa,同學們都去了典禮現場aaa,我沒有去aaaaa,我躺在藤椅上看一本叫《天雨花》的小說aaaa。這是一本彈詞小說aaaa,全是人物對白aaaa。”即使過去這麼多年aaaaa,中國人民大學一級教授、清史研究所名譽所長、國家清史編撰委員會主任戴逸依然對當年的情景記憶猶新aaaaa,這是他一生奮鬥的起點aaaa。
                                          
                                               “我沒有去典禮aaaa,因爲我沒有畢業aaa。我不愛功課aaaaa,只愛聽故事、看戲文、看連環畫aaaaa,至於演義故事、武俠小說種種更是不在話下aaa,全校只有我和另一個同學沒有通過考試aaaaa,畢不了業aaa。我正看小說入迷的時候aaa,那個同樣沒畢業的同學忽然跑到家裏叫我aaaa,他大喊‘戴秉衡(戴逸原名)aaa,快跟我去學校aaa,打仗了aaaa,學校同意咱們畢業了’aaaaa!”說到這裏aaaaa,戴逸先生露出頑皮的微笑aaaa。
                                          
                                               抗日戰爭爆發了aaaaa,在少年心性裏aaaa,他從此能畢業了aaaa,卻不知道aaaaa,國家的苦難纔剛剛開始aaa。小學畢業後aaa,由於戰事的蔓延aaaaa,戴逸一家搬入了上海租界aaaaa。國難當頭aaa,流離失所aaaa,戴逸目睹種種風暴洗禮aaa,開始發憤讀書aaaa,從此名列前茅aaaaa。只是aaa,他仍舊偏愛文史aaaaa。
                                          
                                               中學畢業後aaaa,他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學aaaaa,學習鐵路管理aaa。兩年後aaaa,峯迴路轉aaa,因爲抗日南遷的西南聯合大學返回內地aaaa,在上海招生aaa。已經念大二的戴逸反覆思量aaa,決定從頭開始aaaa,報考北京大學歷史系aaaaa,這一考aaa,漫漫的讀史修史之路就開始了aaaaa。
                                          
                                               考入了北京大學aaaaa,戴逸用了一個詞“心花怒放”aaaaa。因爲這裏有太多書了aaa,“很多古書aaaaa,我連見都未曾一見aaa,就這樣整整齊齊全都放在北大圖書館aaa,只等我翻開aaaaa。我太高興了aaaaa,一天到晚就在圖書館泡着看書aaaa。”
                                          
                                               在北大aaaa,戴逸還接受了新思想的洗禮aaaaa,在一次次學生運動中aaaaa,他的心向黨組織積極靠攏aaaa。在北大讀了兩年書之後aaaa,由於和黨組織的關係aaa,他被國民黨政府通緝aaaaa,要被送往特種刑事法庭aaaa。他的老師胡適聽到這個消息aaaa,打電話爲他保釋aaaa,他收到了一張寫着“保釋在外aaa,聽候傳訊”的通知aaaa,恢復了自由aaaaa。
                                          
                                               “跑吧aaaaa,我要趕快去解放區aaa。”他找到了在學生運動中單線聯繫的介紹人aaa,從此戴秉衡改名“戴逸”aaaa,從北大穿越封鎖線去了石家莊aaa,跑到了當時的華北大學aaaa,這就是中國人民大學的前身aaaa。從此aaa,戴逸再也未曾離開中國人民大學aaaa。
                                          
                                               向記者講完了自己求學的奮鬥故事aaaa,戴逸接着講自己與清史結緣的故事aaaa。由於喜愛歷史故事aaaa,他在新中國剛剛成立時就出版了一本書叫《中國抗戰史演義》aaaaa,這本書還是章回體的aaaa。“當時還沒有人寫抗戰史aaaaa,我的處女作就撿了個漏aaa。”戴逸笑着告訴記者aaa。
                                          
                                               “這不能算是一部歷史著作aaaa,只能叫通俗讀物aaa。之後aaa,我開始了嚴肅的治史過程aaaaa,1958年aaa,我編寫了《中國近代史稿》aaaaa,成爲高校的近代史教材aaaaa。”戴逸說aaaaa。也正因此aaa,他受到了史學界的關注aaaaa,歷史學家吳晗當時正在編寫《中國歷史小叢書》aaa,邀請他擔任清史評審委員會最年輕的編委aaaa,並建議他把目光從近代史轉向清史aaaa,開始修訂清史的工作aaaa。
                                          
                                               由於歷史原因aaaaa,這項工作走走停停aaa,戴逸對清史的研究卻從來沒有停下aaaa。即使是在中國人民大學停校的幾年aaaa,運動風潮四起的時候aaa,他還寫了《1689年的中俄尼布楚條約》aaa。“當年沒有人願意研究清史aaaaa,因爲一說到清朝aaa,就和民族的傷痛聯繫在一起aaa。五次對外戰爭aaaaa,每次都割地賠款aaaaa,損失慘重aaaaa。提到清朝aaaaa,似乎就是腐敗的代名詞aaa。”戴逸說aaaa,“但是aaaaa,我國本來就有易代修史的傳統aaaaa,以史爲鏡aaa,可以知興替aaaaa。”
                                          
                                               清史的資料在當年同樣充滿變數aaaaa,連原始檔案都差點付之一炬aaaaa。上百年的檔案由於宮內庫房的倒塌差點兒被直接送往造紙廠aaaaa,“當年很少有人懂得這些文件的重要性aaa,外國人也沒有興趣aaa,因此在一次次浩劫中倖存了aaa。在運往造紙廠的途中aaaa,被一位愛國志士以4000塊大洋的價格買了下來”aaa。
                                          
                                               這些資料整整放滿了五層樓的樓房aaaaa。清朝近300年出版的典籍就四十幾萬種aaaaa,目前研究出版了4萬餘種aaaaa,800餘冊aaaa。戴逸和修訂清史的工作人員把清史分爲“民族、宗教、科技、典籍”等幾個部分aaa,完成了105冊送審文稿共計3000餘萬字aaaaa,預計今年出版問世aaaaa。
                                          
                                               戴逸從清朝的起源講起aaaaa,“女真族的一支建州女真”aaa,一直講到近代史的跌宕起伏aaa,講到今天的新生活aaa。他講到了乾隆時期我國3億人口aaa,佔世界GDP總量的三分之一aaaaa。講到了近代史“每戰必敗又屢敗屢戰”的民族精神aaa。
                                          
                                               “這是受欺負的歷史aaaa,又是啓蒙的歷史、覺醒的歷史、奮鬥的歷史aaaaa。歷史是由人民書寫的aaaaa。”戴逸說aaaaa。講到這裏aaaaa,採訪也接近尾聲了aaa,張自忠路的平房門外aaaa,陽光正好aaaaa,這故事彷彿穿越了300年的時光aaa,有些沉甸甸的aaaa。
                                          
                                              戴逸是《光明日報》的老作者aaaaa,從20世紀的《史學》版開始aaa,新作就不斷問世aaa。他說aaa,他也是《光明日報》的忠實讀者aaa。他的家裏訂閱了兩份《光明日報》aaaa,“一份是用來看的aaaa,一份是用來收藏的aaaaa。”這拳拳之心更讓我們感動aaaa,“從《光明日報》aaaa,我可以感受到新中國的脈動aaaaa。”戴逸說aaaa。
                                          
                                          
                                          

                                          光明日報記者 姚曉丹
                                          《光明日報》( 2019年03月25日 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