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末代皇后婉蓉和谁通奸生下一个孩子? (图文)

末代皇后婉蓉和谁通奸生下一个孩子? (图文)

2017-06-24 11:38:01 来源:海国图志

溥仪曾说:“我先后有四个妻子,按当时的说法,就是一个'皇后',—个‘妃子‘,两个‘贵人’,如果从实质上说,她们谁也不是我的妻子,我根本就没有一个妻子,有的只是摆设。虽然她们每人的具体遭遇不同,但她们都是同样的牺牲品。”他的话是什么意思?婉容出轨是否与此有关?

郭布罗•婉容,达斡尔族,正白旗,1906年出生于内务府大臣荣源府内。

1922年,已满十七岁的婉容因其不仅容貌端庄秀美、清新脱俗,且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而在贵族中闻名遐迩。同年,婉容被采选入宫,成为清朝史上最后一位皇后。“一朝选在君王侧”,从此婉容走向了一条人生的不归路。

婚后,婉容与溥仪虽然在表面上看还算欢愉融洽,但实际上从他们建立夫妻关系开始就潜伏着危机。她当初是怀着热切的期盼去做这个皇后的,不知宫闱似海。刚人宫的新鲜感过后,宫内日复一日的枯燥、寂寞、乏味的生活使她窒息压抑。她虽然得到了皇后的高贵身份和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紫禁城的高墙束缚着她的自由,尤其是夫妻关系间的难言之隐,更使她体会不到丝毫的闺房之乐,床笫之欢。婉容有同龄女子一样的憧憬,虽然她又比她们多了一些尊崇。但少了她们的世俗的欢乐,更多的是生活上的不如意,精神上的禁锢折磨,所以她很快就变得郁郁寡欢了。而时局的动荡与溥仪内心深处的极端自私、多疑,又让她的失望渐渐加重。

两年后,因冯玉祥将军逼宫,婉容随溥仪出逃来到天津,随后又来到东北长春。此时的溥仪成为满洲执政府的傀儡,他对婉容更是置若罔闻,不闻不问。同时婉容的行动也受到了日本人的严密监视和限制,这一切使婉容的身体和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最终,婉容只能在鸦片的作用下寻求心灵的解脱。

1933年秋末,婉容经常觉得身体不舒服,时时欲呕,而且特别想吃酸味水果。专门伺候婉容的太监孙寿、赵荣升在每天例行的向溥仪汇报“皇后”的衣、食、住、行情况时,向溥仪通报了这个情况。

溥仪对“皇后”的反常十分奇怪,就向乳母王焦氏描述了婉容的种种不适。不料,乳母听后欣喜若狂,急忙跪拜在地上向溥仪祝贺道: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这是有喜了,愿上天降一皇子,以继承...."

“继承个屁!”溥仪怒不可遏地打断了乳母的话。他的言行让乳母十分震惊,她怎么也不明白,同治和光绪两代均没有后嗣,如今“皇上”在年近三十岁的时候,听到“皇后”有喜的事,应该喜不胜收才是呀,为什么会如此动怒呢?乳母忍不住又试探着说:“皇上,皇后周身不适、呕吐、想吃酸的,这些都是喜兆。”听此,溥仪更加生气:“住嘴!朕不信这些鬼话!这件事只有你知道,不许对任何人讲,不许张扬,听见了吗?”乳母被溥仪严厉的语气惊呆了。她隐隐约约地感到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难言之苦。而溥仪只是不停地在屋内踱来踱去,犹如一只困兽。

就连乳母这样溥仪最贴身的侍人也不知道,自幼寄身于腐烂的宫阐之内,溥仪早已伤了身体,构成男性生理缺陷。即使他曾长期注射男性激素,也无法补救。为掩饰自己的缺陷,溥仪以“朕”是“天子”,不过凡人生活,非到时日而不能轻动为托词,避免和婉容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这也是造成婉容心情苦闷的最直接原因。久而久之,婉容便与从十几岁起便一直跟随在她和溥仪身边的随侍祁继忠和李体育发生了暧昧关系。

溥仪在暴怒之下,亲自打电报给留守在天津办事处的溥修,让他请来天津德国医院的白大夫。白大夫对婉容进行了全面的诊察,果然发现她怀有身孕。事情败露后,婉容呵退左右侍女,不惜双膝跪在地上哀求白大夫为她严守秘密,保住腹中的胎儿。但是,白大夫怎么敢对溥仪隐瞒真情呢?他如实向溥仪作了报告。

在溥仪的严厉逼问下,婉容吐露了她与人私通的真情。真相大白后,溥仪赶走了李体育,开除了已送去日本留学的祁继忠。就连陪伴婉容的傅妈和侍女张春英都遭到了责罚。最后,他计划秘密“废后”,以携带婉容去旅顺避寒为借口,把她甩到外地去。但是,终因婉容坚决不去而使计划告吹。

但是,溥仪心中的一股怒气难以消弭。他令司房总管严桐江用一块屏风将他的“寝宫”与婉容的“寝宫”分成两部分。除了伺候婉容的太监、仆妇、侍女外,任何人不经溥仪的批准,不能与婉容会面。为了泄愤,溥仪还提出要与婉容离婚,废掉婉容的“皇后”封号,后因日本人的干涉而未能实现。

为了肚子里那个即将问世的无罪婴儿,婉容也曾泪流满面地跪在溥仪面前,哀求他宽恕,请求他的承认。但是,溥仪这个高高在上的“天子”怎么能承认凡人之身是他的“龙种”呢?

最后,溥仪勉强同意孩子生下后,送到宫外,由婉容的哥哥润良负责雇佣保姆抚养。可是,婉容满怀欣喜地生下一个女孩后,这个可怜的孩子存在了还不到半个小时,就被残忍地送到内廷东侧的锅炉房焚烧了。

始终没有人告诉可怜的婉容事情的真相。她还每月按时向哥哥支付着女儿的抚养费。但是,这种爱女被夺走、丈夫虽然近在咫尺却如远在天边,亲人们同在一城却难得相见的不堪忍受的“囚禁”生活,最终把婉容逼疯了。她已经不懂得梳洗打扮,整天喜怒无常。唯有一个习惯还保留着,就是每天还要吸鸦片。婉容被关在屋子里与外界隔离起来,溥仪派了两名太监和两个女佣伺候她,病得最严重时两腿已不能下地走路。由于长久关在房子里,本来就有目疾的婉容,眼睛更见不得光亮,要用扇子遮着从扇子骨的缝隙中看人。

后来,当婉容得知孩子已经死了的消息时,她再也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精神彻底崩溃了。从这天起,她时哭时笑,时骂时闹,不梳头、不洗脸、不更衣、不沐浴。……昔日那个明眸皓齿,活泼好动的小女孩就这样凋零了。

1946年,随着日本人的投降,撇下了一大群的皇亲国戚,溥仪这个“儿皇帝”也仓皇出逃了。在随解放军转移到吉林延吉的监狱后,孤苦伶仃的婉容终于结束了她的一生。随后尸骨不知去向。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