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作品 > 邹勇死亡案一审宣判死缓无期 揭秘邹勇碎尸案凶手是谁

邹勇死亡案一审宣判死缓无期 揭秘邹勇碎尸案凶手是谁

2017-07-04 16:09:28 来源:海国图志

2015年的王林弟子邹勇死亡案轰动一时,成了网友讨论的热点,到底是什么原因落得这样的下场呢?今日上午邹勇死亡案一审宣判结果出来了,而这也证明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句活。那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呢?下面小编整理的案件的过程:

  4月28日上午,江西省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黄钰刚等五名被告人案件一审公开宣判。

邹勇死亡案一审

邹勇死亡案一审

  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刘锋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朱理通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非法拘禁罪判处被告人黄钰刚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以包庇罪判处被告人邱武林有期徒刑一年零七个月;以帮助毁灭证据罪判处被告人兰勇有期徒刑一年零一个月。

  被告人黄钰刚、刘锋、朱理通、邱武林、兰勇均表示服判,不上诉。

  被告人亲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社会各界人士等旁听了公开宣判。

  邹勇死亡案一审,邹勇案件的回顾

  按江西警方的通报,7月9日警方接报案,市民邹某被绑架。侦查发现:刘峰、朱礼通有重大作案嫌疑,14日二人被抓获,对绑架、杀害邹某供认不讳。进一步侦查发现,黄钰刚、王林涉案。邹某曾拜王林为师,二人关系密切。上述4人已到案,案件正在进一步审查中。

  刘锋、朱理通突然成为震惊全国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令他们的家人、朋友“非常意外”,甚至“难以置信”。新京报记者经过多方走访调查,起底两名嫌疑人的人生轨迹。

邹勇死亡案一审凶手

邹勇案涉案人

  7月15日凌晨4点多,江西警方破门而入的时候,朱理通(警方通报为朱礼通,身份信息为朱理通)正趴在床上睡觉。

  他的房间位于江西省鄱阳县乾坤机床有限公司宿舍区最内侧。

  朱理通戴着手铐,只穿了一条短裤,在数十位工人意外的目光下,被警察带离厂区。

  工人们得知,工厂老板刘锋(警方通报为刘峰,身份信息为刘锋),已于14日晚在广东被抓获。

  按江西警方的通报,7月9日警方接报案,市民邹某被绑架。侦查发现:刘峰、朱礼通有重大作案嫌疑,14日二人被抓获,对绑架、杀害邹某供认不讳。进一步侦查发现,黄钰刚、王林涉案。邹某曾拜王林为师,二人关系密切。上述4人已到案,案件进一步审查中。

  一时间,“气功大师王林涉嫌雇凶杀害弟子邹勇”的新闻占据了各大网站和报纸的重要位置。此前,备受争议的“气功大师”王林与弟子邹勇的纠纷已沸沸扬扬。2011年至案发前的4年间,二人因经济纠纷产生争斗,一度上升为暴力冲突。

  据本报此前报道,7月9日上午11点50分,邹勇在萍乡市客车厂小区一家位置非常偏僻的按摩店按摩后下楼,走向停在门口的黑色卡宴车。与此同时,几位小区居民看到,两个男子走向邹勇,简单交谈后,两人给邹戴上手铐,将其塞进一辆黑色雷克萨斯越野车的后座。“整个过程不到1分钟,邹勇并没有反抗。”目击者还注意到,车子走得很匆忙,邹勇的脚甚至没有完全塞进车内

  据报道,警方通过技侦手段找到绑架邹勇的两名犯罪嫌疑人——刘锋和朱理通。审讯后,在鄱阳湖发现邹勇尸体。警方提取了邹勇小儿子的唾液,通过比对DNA,确认邹勇死亡。

  刘锋、朱理通突然成为震惊全国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令他们的家人、朋友“非常意外”,甚至“难以置信”。新京报记者经过多方走访调查,起底两名嫌疑人的人生轨迹。

邹勇死亡案一审

邹勇死亡案一审

  “景德镇时期”的友谊

  刘锋和朱理通是近20年的朋友,家人称他们相识于“景德镇时期”。

  现年45岁的刘锋是鄱阳县昌洲乡刘凤嘴村人,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

  按其家人介绍,刘锋没有读完初中便辍学,在家跟着父亲打了两年铁。16岁左右,刘锋到景德镇做钳工学徒。

  1989年,19岁的刘锋到温州打工。

  跟随刘锋多年、现鄱阳乾坤机床有限公司厂长程贵忠记得,刘锋在电站阀门厂学车床加工。“他天生就是做这一行的,能够看懂加工图纸、画图纸,简化了很多阀门加工方法。”程贵忠说,厂里的老工程师们非常喜欢他。

  24岁时,刘锋升为车间调度、生产部长。“年纪轻轻,还是外地人,非常不容易。”

  三年后,刘锋从阀门厂辞职,将父亲及大哥、二哥从鄱阳带到温州,四人一起在龙湾区屿田村开了一个机械配件加工厂;两年后,刘锋将工厂留给家人,自己创立华江合金铸铜厂。

  这是刘锋的起步时期,“一路很顺,做什么成什么。”程贵忠说,刘锋在温州屿田村买了一栋二层楼房,将户口迁到温州。

  朱理通有着和刘锋一样的生活境遇。他小刘锋4岁,家在鄱阳县神山乡朱家村。

  这是一座几乎被人遗忘的村庄:距离县城60公里,地势低洼,几乎每年雨季都会被淹。村庄80%的人在外打工。鄱阳的出租车司机也少有人知道这里。

  朱理通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二,家贫,小学二年级辍学,在家帮父亲务农。

  村里的老人至今记得,小时候的朱理通挑着笨重的木桶,一脚高一脚低地走在田地里。

  14岁时,朱理通到景德镇,在一家陶瓷厂做工,每月挣100多块钱。

  通过老乡介绍,刘锋和朱理通认识,成为非常好的朋友。

  此后,刘锋到温州创业,留在景德镇的朱理通,在18岁时与现在的妻子恋爱,19岁时,他们生了第一个孩子,生活压力变大。刘锋生意的起步阶段,朱理通辗转于景德镇陶瓷厂打工。二人一度失去联系。

  2002年,一位在温州打工回到景德镇的鄱阳老乡,将刘锋电话号码给了朱理通,二人再次取得联系。

  朱理通的妻子方莲英记得,刘锋“那么大的老板”亲自来景德镇见老友,他们非常高兴,叙旧很久。

邹勇死亡案凶手

邹勇死亡案一审凶手

  各自发展

  2005年,刘锋以父亲刘得洪的名义注册成立温州华江合金有限公司。

  在这一时期,地处江西东北部的鄱阳县筹划建立工业园区,布局发展以小五金、机械加工为主的轻工业产业。

  程贵忠说,当时的县领导到温州招商引资,知道刘锋是鄱阳人,“希望他回家投资,并拉一些人过来,搞一个五金工业区。”

  刘锋接受了邀请。他在鄱阳工业园区拿到一块82亩的土地,筹划成立乾坤机床(江西)有限公司。

  2005年9月,刘锋的工厂举行开工仪式,2010年6月开始投产。

  在刘锋带动下,很多温州商人在鄱阳投资建工厂。

  “县里仰仗刘锋在温州的影响力,双方走得很近。”刘锋的朋友、鄱阳商人陈力(化名)说。

  陈力说,刘锋当时任职温州鄱阳商会常务副会长;每年向村里捐款5万-6万元。刘锋曾对刘凤嘴村村支书刘炳辉说,他的工厂每年上缴税款500万元以上。

  2006年至2011年,时任鄱阳县委书记为刘锋。因为同名,商人刘锋被鄱阳人称为“小刘锋”。

  2009年,在景德镇打工多年的朱理通,花几万元买下一个烧瓷的窑,租了门面,在景德镇曙光瓷厂内开了一个曙光批发部,售卖瓷器。

  在一张精致的、印有蓝色陶瓷花瓶的名片上,朱理通的职务为“经理”。

  2009年12月份,鄱阳商人李超(化名)去过一次朱理通的店,不到200平米的小作坊,“看起来还不错。”

  李超记得,2010年6月,刘锋在鄱阳的工厂投产,朱理通从景德镇运来很多瓷器花盆,以示祝贺,“装满一辆小型集装箱货车。”

邹勇死亡案一审

邹勇死亡案一审

  败走鄱阳

  刘锋的风光持续到2012年。

  “他买钢材失手了。”现鄱阳乾坤机床有限公司厂长程贵忠说,刘锋买了大量钢铁,后来价格下跌,“钢铁成品价格甚至没有当初原材料价格高。他想把工厂做大,摊子一下子铺太大;外面还有很多欠账收不回,造成资金链断裂。”

  鄱阳商人李超与刘锋同为昌洲乡人,他承包了刘锋工厂包括厂房、办公楼、宿舍、食堂等在内的所有工程。

  李超说,自2012年起,刘锋开始拖欠工程款,那一年,“一分钱没给。”

  在此期间,刘锋打算经营鄱阳昌江河段采沙,以解决困境,却陷入更加被动的局面。

  经营采沙生意的鄱阳商人陈力介绍,2012年,昌江河河道乱采乱挖现象严重,鄱阳县政府出面找到刘锋,希望他收购私人采沙船,将没有手续的船切割、报废,回报是政府补贴一部分资金,并给予刘锋河道采沙权。

  “刘锋花了1800万到2000万元收购私人采沙船,但钢铁价格持续下降,切割后的采沙船只能卖到四五百万。”陈力说,刘锋选择违背协议,只切割了一部分没有手续的船只,剩下的船只偷采河沙。因为刘锋先违反了协议,政府最终并没有批给他采沙权。

  多个消息源透露,2012年底,因为非法采沙,刘锋被鄱阳县公安局拘留。2013年2月7日,交了410万元罚款后获得保释。

  新京报记者就此向鄱阳县公安局求证,未获回应。

  此时,朱理通在景德镇的陶瓷批发部也不景气。他的妻子方莲英说,除去人工成本,几乎不赚钱。

  2014年4月份,朱理通以11万元的价钱卖掉批发部。

  刘锋给朱理通打电话,邀请他回鄱阳。2014年端午节前,朱理通回到鄱阳,“刘锋给了他一条采沙船,在昌江河神山乡附近河段挖沙。”方莲英说。

  自此,“有一把子力气、讲义气”的朱理通开始跟随刘锋,刘锋大哥刘斌说,“朱很崇拜刘锋。”

  朱理通所在村子的村支书余日根透露,朱理通并未获得采沙手续,频遭村民举报,今年2月份,他因违规采沙被鄱阳县公安局水上派出所拘留。“罚款后被放出来。刘锋摆平的。”

  不再挖沙后,朱理通和妻子说,他要到刘锋的工厂做管理。

邹勇死亡案一审

邹勇死亡案

  “救命稻草”

  鄱阳乾坤机床有限公司厂长程贵忠说,事实上,朱理通的“管理工作”,是跟刘锋一起外出要账。

  刘锋的朋友分析,欠账的人都是温州时期的老朋友,拉下面子上门要账,说明刘锋陷入困境。

  李超则透露,刘锋一直拖欠自己的工程款,2013年至今,只付了20万,仍然拖欠约380万元。

  2013年底,刘锋将41亩工厂用地卖给别人。

  鄱阳乾坤机床有限公司工人刘炳能说,以前从不拖欠工人工资的刘锋甚至发不出工资。自今年3月份开始,工厂没有发工资。“目前拖欠70多位工人工资,共计70多万元。”

  每年向村里捐款的刘锋,2014年,没有捐款。

  他的好友、经营采沙生意的鄱阳商人陈力算了一笔账,除了银行欠款,刘锋还借了上千万民间资本。

  2014年底,刘锋开始到深圳拉投资。至案发前,几乎一直待在深圳。“机票、住宿、请客等打点费用,花了十几万。”程贵忠说。

  今年春节,在酒桌上,刘锋向朋友们提到,他认识了一位“大师”,有很多资源,能够拉来投资,还能治病,“他给我指路了。”

  刘锋向朋友们出示了一段视频,一个人用一张软软的纸,一下把一大把筷子劈开。表演者为王林。

  今年4月底,李超给刘锋打电话催要欠款,刘锋说,他在深圳,投资很快就来,拖欠的工程款“很快就还”。

  今年6月底、7月初,刘锋非常肯定地对程贵忠说,投资马上就来。

  “对于刘锋来说,能带来投资的人就像一根救命稻草。”陈力说。

  另据媒体报道,面对急于想将邹勇“绳之以法”的王林,深圳商人黄钰刚在今年6月初,将刘锋介绍给王林,称刘锋为某高官的亲戚。刘锋表示能将邹勇绳之以法,并说“事成之后你看着办”。

邹勇死亡案一审

邹勇死亡案一审

  第二天就回家

  7月9日,刘锋和朱理通选择了一种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手段作案:他们开着浙江温州牌照的黑色雷克萨斯越野车,“鄱阳人几乎都知道,这辆车属于刘锋”;从赣东北鄱阳县,走了400多公里,到赣西萍乡市,几乎穿越江西全境。

  在萍乡市矿务局附近一小区的小路上,他们将萍乡最知名的富豪邹勇绑走。

  今年六月下旬开始,方莲英开始联系不到丈夫朱理通,他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方莲英给刘锋发短信,刘锋回复说,朱理通现在“不用电话,他说要认真做点事,做点成绩出来,凭自己的努力多带点钱才能回家。”

  7月12日下午4点钟,一直联系不上丈夫的方莲英忐忑不安,直接找到乾坤机床厂,他看到朱理通领着几个工人在修堵塞的下水道。

  当晚,他们睡在朱理通被抓的房间里。一夜无话,朱理通像平常一样打起呼噜。

  次日,方莲英告别朱理通,“朱理通告诉妻子,等刘锋回来给我发了工资就回家。”

  7月12日晚,刘锋到深圳,与王林在一家宾馆见面。13日下午,他到王林家,取走王林家人买给他的苹果手机。

  7月14日晚,刘锋和妻子江水英视频聊天,他说,第二天就回家。

  但刘锋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就被警方抓获。

  刘锋的工厂在15日停工,“员工们被吓坏了,不想给出这种事的老板工作”;厂长程贵忠联系其他工厂加工货品,被拒绝,“怕跟我们有牵连。”

  刘锋有四个孩子,小儿子刚刚2岁。朱理通也有四个孩子,大女儿出嫁,另外三个子女分别读高中、初中和小学。

  如今凶手的到惩罚,逝者也可以安息了,在这样法制的时代里不能让你任意妄为,知法懂法执法。邹勇死亡案一审的结果给了答案,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不能犯法。法制时代是用法解决问题的,做个守法的民众。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影视作品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