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红军过草地艰苦:路遇死马把骨头抢来啃着充饥

红军过草地艰苦:路遇死马把骨头抢来啃着充饥

2017-08-03 17:05:08 来源:海国图志

跨越草地是红军长征中人与自然斗争最严竣,牺牲最大,同时也是决定红军长征成败的一段艰难征程,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我特撰写此文,以缅怀先烈。

  (一)过草地之前红军遇到的困难

  1936年8月,红三军团(后改为红三军)十一团,由黑水芦花进到毛儿盖附近后,就准备过草地。这一段草地长达500余里,宽达300余里,而且高原寒冷,空气稀薄,气候多变,忽儿狂风大作,忽儿风雨交加,忽儿冰雹骤降,并有无数的深水泥潭,人畜陷进去,几分钟就被泥潭吞噬,因此红军通过草地,要有群众带路或按前面部队的路标指引前进。但当时根本不具备应付这些困难的条件:

  (1)战士们身体普遍虚弱。因为红军进入四川少数民族地区后,经常缺少油盐、副食,就是青稞面也经常吃不饱,拖得骨瘦如柴,病员增多,这是红军战士过草地的最大困难。

  (2)筹备物资工作无法完成。虽然上级动员每个人要筹集10斤干粮,购买棉毛衣或羊皮、烈酒、辣椒等,而这是落后的贫困山区,部队又多,哪能实现呢?若买到一张羊皮捆在身上防寒也是最大的幸福。

  (3)准备时间紧迫,部队不能花几天时间到几十里外去收购粮食、购买羊皮、衣服,只能在驻地附近寻找与购买,其难度之大,令人可想而知。

  上述这些困难都是部队的实际问题,但是红军过草地的决心并未动摇。

  (二)进入草地遇到史无前例的困难

  红三军十一团,于8月22日,在团长邓国清,政委王平的领导下向草地开进,在七天的草地艰难生活中,遇到了许多巨大困难,主要是:

  (1)进入草地后行走极为艰难。草地所谓的路不是山间的羊肠小道,更不是平坦笔直的大道与公路,而是前卫部队人员和牲畜通过时,踩蹬留下的足迹。就是说:茫茫草地中,草蔸被沾满泥浆或草蔸踩入泥中,以及淤积的黑色水中被踩成黑色的泥水浆,这就是人畜能够通过的道路。

  红三军团十一团进入茫茫的草地,首先遇到的是弹簧式与草甸一样的泥泞道路,踩上去软绵绵,像荡秋千一样晃来晃去,或深一脚浅一脚的泥浆水草地,稍有粗心大意或踏踩不当时,就可能滑倒或滚到深水潭,轻则打湿衣服挨冻,重则由此残废或丧生。第一天行军虽然道路艰难,拖得大家精疲力竭,但全团未发生人畜伤亡事故。可是第二天不仅遇到几个大的深水潭、大家只好绕着大弯通过,而且遇到许多十几米或几十米大小不等的泥潭陷井,这种小陷井的地貌与其它草地区别不大,如果不是前面部队插好路标或危险标记,或目睹陷进去的骡马还在挣扎吼叫,根本分辨不出它是吞噬人畜的陷井,所以在这种地段行进时,不论多么寒冷饥饿或疲劳,每个人都会立刻精神振作起来,聚精会神地来应付这种可怕局面,并下定决心,鼓起勇气,团结一致,克服困难,每个人都握紧自己的拐棍,三五人一伙,五六人一团,手拉着手或相互搀扶着,缓慢地向前行进,以保证安全通过,减少不应有的伤亡,即使这样还是有少数同志未能通过这种地段,如有的伤病员因饥饿、寒冷昏倒,跌滑进陷井而牺牲。又如我团三连一个战士在大路旁解大便,刚选择一个草蔸蹲下时,就滑入泥潭,他拼命地挣扎,可越陷越深,虽然大家马上抢救,不仅未把他救上来,而且去抢救的战士也被滑下去。只是由于这位同志体弱,无力挣扎索性就卧倒在地上,故未陷进去而被抢救上来,使这位战友“因祸得福”。

横亘于长汀与连城交界处的松毛岭,海拔955米,该岭以东是连城、上杭、龙岩,以西是长汀、瑞金。

  1934年秋,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进入最艰难的阶段,国民党50万军队向中央苏区推进,松毛岭成了中央苏区东线最后的屏障。

  松毛岭之战,成为红军长征前在闽最后一战,在这座山岭,一万多名红军将士用自己的生命为中央红军实施战略大转移赢得了宝贵的集结和转移时间。

  硝烟未散,红军便在松毛岭脚下含泪远征,美国著名作家斯诺在他的《西行漫记》中写道:红军谈到它时,一般都叫二万五千里长征,从福建最远的地方开始,一直到遥远的陕西北部道路的尽头为止,其间迂回曲折,进进退退……

  讲述 敌军穿皮鞋不会爬山 我们冲下去肉搏

  松毛岭保卫战,一万多名红军将士和长汀地方武装战士永远长眠于山岭间。此役成为红军长征前在闽最后一战,《长汀县志》记载:“死亡枕藉,尸遍山野,战事之剧,空前未有。”

  “当年参加松毛岭战斗的人,基本都战死在岭上,有的一个连就活下一两个人,像我这样能活下来的,真是万幸。”历史需要讲述者,为了找到当年曾经参加过松毛岭战斗的亲历者,记者整整寻找了1年,在上杭县才溪镇一个偏僻山村里,91岁的老红军林攀阶第一次向外人讲起发生在1934年9月的那段往事,“那场战斗打得实在太惨了,不愿意去想,一想就要哭。”

  投入松毛岭作战的国民党军第36师,和第87、第88师同样为第一批装备德械装备的部队,属于国民党中央军最精锐部队。

  林攀阶回忆说,当时福建省军区派他去红二十四师政治部做宣传和保卫工作,第一次战斗是敌人到达连城朋口的温坊村,就在松毛岭附近。由于敌人行军疲劳、地形不熟,我们运用夜战近打,结果歼灭敌军一个旅。温坊战斗结束后不久,蒋介石派北路军总司令顾祝同于9月中旬飞抵龙岩,协助蒋鼎文部署进攻松毛岭,一场恶战拉开序幕。

  1934年9月24日上午7时,松毛岭保卫战打响,敌军几个师团猛攻,天刚亮,飞机猛炸,迫击炮乱轰。我们只有发挥近战优势,使敌机发挥不了作用。敌军穿皮鞋不会爬山,我们猛冲下去肉搏,同时居高临下用机枪扫射,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满山都是死尸。当然我方也伤亡很大。战斗中,上杭才溪、南阳等地赤卫队纷纷支前慰劳红军。但随后,战斗更加激烈,战争更加残酷了。

  敌军发疯一般一拨接一拨往上冲,打过来的子弹像下暴雨一样,从我们的头顶扫过来。半天不到,岭上的树都被打断了,山岭甚至被密集的炮弹“削”去了一层。红军的工事被严重破坏,战士们只能等敌人冲近阵地后,用步枪、手榴弹等轻武器一次又一次打退敌人的进攻,伤亡相当惨重,守在附近的一个排,傍晚不到就只剩下几个伤员,其他全部牺牲了。我们刚要去支援,敌人又冲了上来,“轰”的几声,伤员们拉响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说着,林攀阶眼角湿润了,他摆了摆手,“山上到处是尸体,血把土都染红了,太惨烈了……”说到这里,他说不下去了。

  松毛岭战斗进行到第三天,林攀阶接到通知,撤到山下看守俘虏。红军长征后,他留在福建参加游击队。

  祠堂前含泪告别 松毛岭不会倒!

  松毛岭山脚下一处古朴的村落,就是中复村。1934年9月29日清晨,在松毛岭震天响的枪炮声中,数千名红军战士默默站在村中观寿公祠堂门前大草坪上,他们即将远行。

  村里老人描述了那时发生的一幕:刚从松毛岭撤下的红九军团在观寿公祠堂门前召开群众大会,大雨中,红九军团参谋长郭天民高声说:“乡亲们,红军又要去执行新的任务,要转移到别处去了。我们走后,乡亲们要做好坚壁清野。”郭天民最后坚定地告诉村民:“不要担心,红军还会打回来的!”说完,红军当场向钟屋村赤卫模范连、少先队发枪三百余支,还有一箱箱子弹。钟屋村区苏维埃主席蔡信书则含着泪说:“我们是为苏维埃而战,松毛岭不会倒,松树倒了,明年春天还会长。向观寿公起誓,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当天下午2时,红九军团兵分两路,九团随军团直属队为一路,从钟屋村出发,经河田前往汀州城。七、八两团因松毛岭左侧唐古垴高地陷落,被迫重新参战,推迟一天出发。长征,就此开始……

  中复村有一座古朴的廊桥,当地人把这座桥叫“红军桥”。七十多年前,村里的年轻人就是在桥头报名参加红军,而后跟随着部队开始漫长的征途的。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从此再没能回到故乡。

  1934年底,从长汀、宁化等地,有21000名左右闽西籍红军战士踏上长征之路。当红军长征胜利抵达陕北时,闽西籍红军战士总人数只剩下3000余人,18000余名闽西子弟兵牺牲在长征途中。仅血战湘江一役,主要由闽西子弟兵组成的红34师最后只剩下140余人,近5000名闽西儿女在那里用生命护卫了主力红军继续长征……

  恶战松毛岭万余红军牺牲

  1934年9月底,国民党东路军第3师、第10师、第36师、第83师等6个师进攻松毛岭。在朱德总司令亲自指挥下,红九军团、红二十四师和长汀地方武装共三万余人,高喊着“保卫松毛岭,就是保卫汀州、保卫瑞金”口号,在松毛岭这块仅数平方公里的狭小山岭与数倍之敌展开7昼夜血战。

  历史这样记载:1934年9月24日上午,国民党36师、10师、85师分头向松毛岭发起全面进攻。28日,中革军委命令红九军团撤出战斗,转移到中复村一带待命。由红二十四师接替负责断后,该师战到最后只剩下了一人。福建军区随即动员新战士1600人,从长汀濯田开到中复村补充红二十四师,在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后大部牺牲于长汀大同镇与古城镇交界的牛岭。

  29日晨,敌人又向松毛岭发起新的进攻,还出动敌机十余架助战,下午2时许,左侧高地被敌夺占,形势十分严峻。红九军团七、八两团奉命重新投入战斗支援红二十四师,经过反复较量,终于夺回左侧高地。至此,松毛岭保卫战已整整打了7天7夜,一万多名红军将士在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在这次战斗中,国民党三十六师师长宋希濂被红军轻机枪击成重伤。战斗一直坚持到傍晚,终因敌强我弱,弹尽援绝,红军撤离阵地,松毛岭失守。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