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抗美援朝胜利的重要意义:使支那从日语中消失!

抗美援朝胜利的重要意义:使支那从日语中消失!

2017-08-13 16:47:26 来源:海国图志

 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之后,日本人的口中“支那”改成了“中国”,虽然只是一个用词的变化,却是无数中国军民浴血奋战的结果,也是中国在世界上地位变化的一个形象体现。

  有关抗日战争的历史题材,是近些年来国内影视剧创作的一个重点。不过由于一些编导者缺乏对那个特定时代的背景知识,剧中出现的日本侵略者还经常使用“中国”这个词汇,这就违反了历史事实。其实,当年日本在侵华时使用的称呼是带有轻蔑意味的“支那”。

  如今提起“支那”一词,中日两国多数人已很陌生,然而在20世纪前期凡有血性的中华儿女听到这一带有强烈国耻烙印的称呼便会刺耳恸心。翻阅战前战时的日本出版物,里面充斥着“支那驻屯军”、“支那派遣军”、“日支关系”、“北支治安战”之类用语,对华根本不以“中国”相称。日本在统治伪满时期,对当地人更只许称呼为“满洲人”。直至中国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国之后,“支那”一词在日本出版物中被禁用,称呼的变化正反映出中国国际地位的变化。

  从“豚尾奴”、“清国人”到称“支那人”

  如果回首中日2000余年的交往历史,截至二次大战结束前日本对中国的态度可以概括为仰视、平视、俯视三个阶段──从唐代到宋代,倭人对中国文化典章全面模仿,对“大唐”有一种仰视的崇拜感;13世纪日军借“神风”即台风的帮助打败元世祖的军队,不过明朝派大军抗倭援朝获胜,日本朝野对华已有野心却还是平视;甲午战争日本获胜后,东洋三岛上对中国转入为时半个世纪的轻蔑俯视,种种辱华之称陆续呼之而出。

  在清朝时期,日本对华只称“清国”,日语中的“中国”一词只是对其本国以广岛为中心的本州西部地区的称呼。例如对甲午战争的称呼,日本一直称之为“日清战争”,将北洋水师称为“清国舰队”。日本在战争中获胜后,东洋三岛上又以“猪尾巴”作为蔑称中国人的绰号。当年华侨男子或中国留学生上街,日本小孩往往放肆地在后面扯辫子,口中还喊:“清国奴!豚尾奴!”穿黑制服的警察看到后一般都不加制止,还放声大笑。

  1912年清朝灭亡而中华民国成立,日本人不能再称“清国”,却不呼正式国号而只用“支那”一词。有人认为“支那”是“秦”的谐音,或是英文 China的音译,这一词汇原无恶意,然而在“中国”有正式国名时却称别号,本身就是轻侮态度。民国成立后,日本政府向北京政府、南京政府递送外交照会都无视国际礼仪而称“支那共和国”。其不少“名流”还叫嚣日本是“日出之国”,乃世界中心,对寓意“中央之国”的“中国”之称自然不能承认。

  对“支那”这一侮辱称呼,北洋军阀政府和南京国民政府居然长期忍受。直至 1930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经过中央政治会议讨论认为忍无可忍,才正式下令:“倘若日方公文使用支那之类文字,中国外交部可断然拒绝接受。”从同年底起,日本政府在对华外交公文中被迫称呼中华民国的国名,在其它场合却仍一律称呼“支那”。

  当年的日本侵略军踏上中国土地,驻扎于华北的日军定名为“北支那驻屯军”,卢沟桥事变后扩大为“北支那方面军”,其进攻华中的日军则命名为“中支那派遣军”。直至1945年侵华日军头目冈村宁次率军投降时,其头衔还是“支那派遣军总司令官”。战后有些中国人愤于此词的国耻标记,在中文书籍中改译为“华北方面军”、“中国派遣军”,其实保留“支那”原词不要改译,反而更有益于人们记住国耻。

  听到辱国之称,爱国者常常泪下

  从20世纪初至中日全面战争前,曾有数十万中国留学生踏上东洋三岛。他们一走到日本人中间去,就经常听到居民在抱怨中说“这个东西怎么做得这么糟糕,好象是支那式的”一类言语,甚至小孩子吵架也骂“你怎么这样笨,你父母肯定是支那人!”

  当年在日本社会,“支那叭嗄”(しなばか,用汉字为“支那马鹿”),竟成为通行的骂人话。笔者小时候曾听郭沫若的日本夫人郭安娜自述,这位原名佐滕富子的女护士爱上中国留学生郭沫若时,素称开明的父亲却马上发怒──“你怎么能和一个支那猪结婚?”

1950年7月7日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非法决议,组成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麦克阿瑟担任总司令

  美军武装干涉台湾已箭在弦上,只待一个借口,若没有朝鲜内战也会找别的借口

  一些人提出所谓“中国出兵抗美援朝影响了台湾问题解决”的论调。但当年新中国能否渡海“解放台湾”,关键要看美国是否出兵干预。最积极要求控制台湾的是军方将领,而文官则主张暂不干预,认为毛泽东日后不会甘心服从斯大林。

  一个甲子时光飞逝,朝鲜战争以停战告终已有60年。

  冷战结束后,大量尘封的朝鲜战争历史档案解密,国内思潮出现多元化又使讨论历史问题的自由度增大,于是,一些人提出了所谓“中国出兵抗美援朝影响了台湾问题解决”的论调。

  但了解朝鲜战争进程的人都会知道,此种论调是一种颠倒了历史因果和顺序的臆断。因为,美国出兵台湾是在1950年6月,中国出兵朝鲜是在同年10月(朝鲜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是两个不同概念的军事行动)。在美军控制台海的形势下,中国因缺乏海空力量,已没有希望解决台湾问题,只有选择在朝鲜对美军实施反击。

  蒋介石兵败大陆,美国想控制台湾又犹豫不决

  在金门战役中,在大陆横扫千军如卷席的解放军遇到仅7000米宽的海峡,便出现严重挫败,想渡过平均宽度超过200公里的台湾海峡,更是难而又难。为此,1949年夏秋以后,中共中央要求突击建设海空军,希望两年内能压倒国民党的海空军(后来看这一时间表是过急的)。但即便实现这一目标,也不可能在渡海时突破美国海空军的拦截。

  因此,当年新中国能否渡海“解放台湾”,关键要看美国是否出兵干预。

  1992年我在美国做访问学者,曾参加过美方所购的首批俄罗斯朝鲜战争解密档案的鉴定工作,并看到了美国解密的出兵朝鲜和台湾的战略决策的相关档案文件,头脑中的许多历史谜团就此解开。

  按美国的规定,政府决策的历史档案过30年可以解密,因此白宫有关干涉台湾和朝鲜战争决策的内部讨论在80年代都基本公开,其中细致到总统、国务卿等人的发言,只有少量涂黑的部分(有关情报来源的)仍属保密范围。看到这些资料,便可知道,“地冻三尺非一日寒”。美国想控制台湾,已蓄谋多年,何时下手,则要看时机和全局利益。

  早在1853年,美国的佩里将军率舰队打开日本的国门,同时看出了台湾作为西太平洋岛链重要一环的显要位置,最先提出应将其控制。1895年清王朝签订《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1943年中美英三国发表《开罗宣言》,宣布要将台湾归还中国。美国做出这一许诺,主要是想拉住蒋介石对日作战。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接收了台湾,却因横征暴敛在1947年2月激起民众起义,酿成“二二八事件”,“台独”势力乘机活动。此时美国政府从控制西太平洋的目标出发,声称对日和约未签订,抛出“台湾地位未定”论。1948年秋蒋介石在大陆兵败如山倒,美国政府认为无力出兵广阔的中国腹地,便开始研究如何控制台湾。

  从美国的档案看,政府决策者们虽对蒋介石的腐败无能大感失望而想“弃蒋”,却大都不愿“弃台”。有人主张军事占领,有人主张让台湾“自决”或“联合国托管”,有人主张支持孙立人、吴国桢这些“留美派”推翻蒋介石而在岛内建立亲美政权。

  最积极要求控制台湾的是军方将领。他们从军事角度出发,强调要占据从阿留申群岛、日本列岛、硫球群岛到台湾的这条西太平洋第一岛链,作为把太平洋当成“美国湖”的屏障。1948年11月24日,曾主持“火攻东京”的总统特别军事顾问李海签署了军方“关于台湾战略地位备忘录”,提出应“不使共产党统治台湾,确保一个对美友好的台湾政府”。此后一年多时间里,美国军方报告围绕着“不让福摩萨(西方对台湾的别称)落入共产党之手”提出过多种方案。

  国务卿艾奇逊这样的文官,眼光则更老辣。他们主张暂不干预台湾,其原因是:毛泽东在日后不会甘心服从斯大林,中苏关系肯定会破裂,若美国出兵台湾反而会把中共推到苏联一边。

  美国总统杜鲁门面对不同意见,决定先行观望,并以不承认新中国政权来对华施加压力,想迫其在两大阵营间保持中立,结果这种举动反而促使毛泽东决心“一边倒”。

  1949年12月,毛泽东出访苏联,因谈判不顺利而滞留。西方甚至传言,他被斯大林“软禁”。杜鲁门就此感到离间中苏有望,于1月5日发表声明,以英语现在时态表述,针对台湾“不拟使用武装部队干预其现在局势”。1月12日艾奇逊在全国新闻俱乐部发表讲话,声称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安全防线是从阿留申群岛经日本到菲律宾。在这条防线中,既未提台湾,也未提南朝鲜。

  事后看来,杜鲁门、艾奇逊讲话的主要目的,是争取新中国不要倒向苏联,而这却被中苏领导人解读为,美国不会干涉台湾和朝鲜。当时的斯大林办公室主任在90年代回忆,这位“世界革命领袖”对艾奇逊的声明仔细研读了好几天。俄罗斯解密的档案也显示,1950年1月30日,斯大林改变了过去不允许朝鲜北方南下的态度,同意了北方的统一计划。事后看来,这是斯大林对美国战略的判断出现了大错误。

  中苏结盟,美国下决心出兵台海

  1950年2月14日,在斯大林、毛泽东出席的仪式上,中苏两国签订了《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这一条约的意义,按毛泽东的话讲就是“请好了一个帮手”,使中国从苏联那里能得到重要的经济和军事援助。不过,条约也带来了一个副作用,那便是,美国高层看到争取中国已无指望,对武力干涉台湾很快统一了认识。

  中苏同盟条约签订后,当即在美国政界引发了轩然大波,反共的“麦卡锡主义”高涨,政客们纷纷指责政府“丢失了中国”,提出再不能“丢失台湾”。

  4月7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交了NSC-68号文件,确定在远东要转为强硬,保卫南朝鲜的方针也坚定下来。同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提出应支援国民党军保住台湾,国防部内部也以建议书的形式支持了这一意见。5月16日,美国国务院特别顾问杜勒斯提交了“台湾中立化”备忘录,得到了总统和国务卿的赞同。接着,远东美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又提出了一个著名论点——“掌握在共产党手中的台湾就好比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并提出,台湾归还中国之说应重新考虑。

  这样,美军武装干涉台湾已箭在弦上,只待一个借口,若没有朝鲜内战也会找别的借口。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