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在小说水浒传中鲁智深一见钟情的女人是谁?

在小说水浒传中鲁智深一见钟情的女人是谁?

2017-08-14 17:11:41 来源:海国图志

  水浒中鲁智深端的是一条好汉。虽说宋江替天行道的口号本就是个谎言,梁山好汉劫富济贫,锄强扶弱也多是后人幻想,不过鲁智深确实是肮脏浊世好男人。当然,好男人鲁智深也可以有心上人,只是很遗憾,水浒第一豪侠第一次恋情就是单相思。鲁智深出家之前,名叫鲁达,在小种经略相公府上当个提辖,本来日子也过的挺洒脱。虽然官职不大,但是种师道对这位叔叔那里转过来的军官还算比较照顾,渭州军民也害怕鲁达的乌纱和拳头,谁都给鲁达几分面子。加上鲁达自己虽然比较粗鲁,但为人极为宽仁,常来常往的人对鲁达都很尊敬。应该说,鲁达的小日子过的不错。

  可惜,英雄难过美人关,自从遇上了金翠莲,鲁达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初遇金翠莲,鲁达和九纹龙史进、打虎将李忠正在喝酒,被金翠莲的哭声搅扰的不行。鲁达很生气,便把碟儿盏儿都丢在楼板上,并且唤来酒保,大声斥责哭声搅了弟兄们吃酒,言语中充斥着官威和霸气。酒保吓得不行,赶忙赔罪,并且把哭泣的父女带来,洗脱自己。一见金翠莲,鲁达的怒火就消散大半了。

  鲁达眼中的金翠莲是何等模样?“前面一个十八九岁的妇人,看那妇人,虽无十分的容貌,也有些动人的颜色,拭著泪眼,向前来,深深的道了三个万福。”金翠莲年纪不大,正是青春年少,美艳动人的时刻,长的又有几分姿色,尤其是脸上带着泪痕,让一贯舞枪弄棒的鲁达很是着慌,很是垂怜。鲁达接连问了五个问题,对金翠莲极为关心。前两个问题是“你两个是那里人家?为甚么啼哭?”鲁达问的是两个人,可是回答的是金翠莲。为什么?按照常理应该是做父亲的出面回答。只因为鲁达提问的时候,口中问的是你两个,眼中看得却是金翠莲。后三个问题是“你姓甚么?在那个客店里歇?那个镇关西郑大官人在那里住?”回答的人是金老汉。本来两人在和鲁达相见的时候,金翠莲在前,老汉在后,这个问题应该继续由金翠莲回答。可是,鲁达的当面问一个女子姓名、住处,实在有几分唐突,于是,金老汉就站出来回答了。

  当了解到所谓镇关西郑大官人不过是杀猪的郑屠,前面还很低调的鲁达开始发飙了!鲁达骂道:“呸!俺只道那个郑大官人!这个腌臜泼才,投托著俺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做个肉铺户,却原来这等欺负人!”这句话既给金翠莲父女壮胆,又摆足了自己的威风。郑屠不过是种师道有点关系的肉铺户,经常给送些猪肉,依然是低贱的小人物,可鲁达是正牌的朝廷军官,小种经略相公也是“俺”自己人,比起郑屠尊贵不知多少。鲁达有资格骂人,也在摆身份骂人。而显摆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给金翠莲看。

梁山好汉中有些好汉常常成对出现,其中有兄弟对,如解珍和解宝、孔明和孔亮、童猛和童威、蔡福和蔡庆,有叔侄对,如邹渊和邹润,有朋友对,如单廷珪和魏定国、吕方和郭盛、龚旺和丁得孙。还有两位很有分量的朋友对:朱仝和雷横。朱仝和雷横出场虽早,尚在晁盖、宋江之前,但一直没什么戏份。二人在同一地方同一部门工作,因此常常一起出场。在智取生辰纲之前,提起雷横是为了引出刘唐,朱仝则纯粹是陪着雷横出来。书里对二人简略介绍了一下。介绍雷横时提了一句“只有些心地匾窄”。

  雷横出城巡逻抓了刘唐,又到晁盖庄上蹭吃蹭喝,全然贪鄙小吏面目。而后和刘唐斗刀又告不敌,可见雷横身手绝非一流。后来雷横得罪了新知县的二奶,这可不得了,冤枉一百个草民不如得罪一个上司枕边人罪过大。知县把雷横恨得牙痒痒,把雷横交给白秀英处置,允许在肉体和精神上对其摧残。按说以雷横在当地的根基不会吃亏,“这一班禁子人等,都是和雷横一般的公人,如何肯絣扒他”,但人情终向利害屈服,雷横终于被絣扒——剥光衣服捆绑在街上示众。

  天下最疼爱自己的人是母亲,“几曾见原告人自监着被告号令的道理”(第51回),白秀英号令雷横有施私刑之嫌,雷老太太理直气壮地去解雷横身上的绳索。白秀英在知县面前恃宠惯了,如何肯在一个老太太手下丢面子,这场冲突不可避免。冲突双方两个女人,无论年龄、靠山,白秀英都是绝对强者,雷母落败可想而知,对骂几句后,“白秀英大怒,抢向前,只一掌,把那婆婆打个踉跄。那婆婆却待挣扎,白秀英再赶入去,老大耳光子只顾打”。

  前文雷横被邀上梁山小聚,宋江宛言拉其入伙,雷横推辞了:“老母年高,不能相从。待小弟送母终年之后,却来相投”。雷横“是本县打铁匠人出身。后来开张碓房,杀牛放赌”,都是些粗鄙之事,想必受正统教育不多,所以他不愿上山入伙应该不是出于效忠朝廷的观念,尽孝当是真心。李逵也是孝子,上山后先记挂的是老娘,决定“我要去取他来这里,快乐几时也好”。李逵头脑简单,认为自己在山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快活无比,老娘一起来吃喝必定也快活。不说李逵娘被虎吃了,即使安全接到山上,好汉们喜欢的生活老太太未必适应。雷横就比李逵心细些,他没有一拍胸脯“好,我去把老娘接上山来”。

  被人殴打老母,谁都无法容忍,何况雷横,“雷横是个大孝的人,见了母亲吃打,一怒从心发”。在和白秀英的冲突中雷横是忍耐的,从掏不出赏钱开始,雷横一再赔好话,并许明日补上。无奈白玉乔屡次出言相辱,“狗头上生角”“驴筋头”(注:驴筋头意谓公驴生殖器)。即使在大街上被白秀英监押示众时,雷横要反抗也很容易,一班禁子向着他,白秀英一个婆娘随便对付,雷横却还是忍了。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