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汉代的言论自由咋样?汉景帝还主持过辩论大会

汉代的言论自由咋样?汉景帝还主持过辩论大会

2017-08-21 14:24:20 来源:海国图志

类似希腊罗马式的元老院或是国民大会,在同一时代的中国是否出现过?而那时的中国皇帝,又是如何倾听民意的呢?

关于这个话题,司马先说一点 ,那就是某种程度的言论自由,在汉朝初年还真出现过。

在许多方面,汉朝继承了秦的体制,但另一面,大汉也有与秦的截然不同,譬如在言论这一点上。

言,一旦犯法,等待秦人的便是所谓肉刑:从砍手斩脚一直到凌迟处死。

而汉朝,从刘邦开始就约法三章,到了汉文帝时代,更是根据汉初社会的变化,在一些法令上大胆实行“更法”之举,尤为令人称道的,是废除肉刑和废止“以诽谤、妖言治罪”。

废除肉刑缘起于“缇萦上书”事件,当时齐国有个淳于意的人犯法被送到长安,准备执行肉刑。淳于意的女儿缇萦给汉文帝上书说:“人的肢体一旦砍下,就不能再接上去。犯了罪的人,即使想改过自新,也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请求自愿当官衙的奴婢,为父亲赎罪!”

缇萦的上书触动了汉文帝,他立刻意识到继续实行秦朝的肉刑,不利于天下的长治久安,于是下决心废除肉刑。

这件事交给丞相张苍办理,最后斩脚趾、割鼻子、脸上刺字等肉刑被“打板子”取代。不过板子的数量还是太多,以致于罪犯逃避了肉刑,却在板子下丧命。所以到汉景帝时代,又大幅减少板子数量。

从“斩脚趾”到“打板子”,毫无疑问是刑罚史上的大进步。

汉文帝更令人称赞的“更法”之举,是废止“以诽谤、妖言治罪”,而这,实际上便已经是某种程度的言论自由。

所谓诽谤,本不是什么罪过。尧、舜时代的皇宫门口,竖有一根“诽谤之木”,木上钉一块横板,专供百姓在上面书写对国家政事缺失的意见,相当于今天商铺里常见的《顾客意见簿》。

但这块诽谤之木由来演变为皇宫门前的华表,诽谤也成了贬义词。西周末年,国人议论周厉王的是非,引起厉王的勃然大怒,定下诽谤罪名,国人在道路上遭遇,不敢言语,只能以眼色互相暗示。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厉王的暴政终于引起国人的愤怒,一场暴动将厉王赶下台去。

诽谤、妖言罪在秦始皇手里演绎出一场高潮。当时秦始皇身边有两个炼制长生不老药的方士侯生、卢生,发了一通议论说:“皇帝刚戾自用、狂妄自大、贪于权势,这样的君主,有什么资格长生不老!”然后溜之大吉。

侯生、卢生跑了不要紧,他们的议论却传到了秦始皇耳中,引起龙颜之大怒:“朕如此厚待他们,这几个人却如此诽谤于朕!”下令拷问滞留在咸阳的术士,追究他们诽谤以及妖言惑众之罪。这些术士平时娇生惯养,哪里受得了这般严酷刑罚,于是互相揭发、牵连甚广,最终被定罪者多达四百六十余人,全部活埋

实际上坑杀方士并不算太过分,问题在于秦法中的禁言规定,所谓犯诽谤罪者在斩首之前,还要先割掉舌头。这是为了警告世人,小心祸从口出。

萧何制定汉朝律法的时候,把大部分秦法都照抄下来,诽谤罪也在其中,所以汉初的帝国法律,也有“以诽谤、妖言治罪”这一条。

汉文帝在即位的第二年,就宣布废除“以诽谤、妖言治罪”。

景帝时期是匈奴“最强大”的时期,强大的匈奴骑兵南下进击汉地,烧杀抢掠,严重威胁着西汉王朝的统治。而此时汉朝社会经济有了恢复和发展,但要战胜匈奴,条件仍不成熟。在这种情况下,景帝怎样处理汉匈关系呢?总的来说,是有战有和,但和多战少,以和为主。

  景帝坚持和亲,在一定程度上缓�土司鲁逋唬梅⒄褂昧耸奔洌院蠛何涞鄯椿餍倥隽俗急浮5比唬暗鄄⒉皇且晃锻仔步辛吮匾牡钟T诓欢嗟姆椿餍倥恼蕉分校肯至�李广、程不识和郢都等一批卓越的将领,其中尤以“飞将军”李广最为突出。

  李广,陇西成纪(今甘肃庄浪西)人。他的先祖李信是秦国名将。所以李广堪称将门之后。李广有一套不正规的治军方法,非常适合于塞外的地理条件和敌情条件,他的部队简单、机动、长于应变。所以司马迁称赞他说:“勇于当敌,仁爱士卒。号令不烦,师徒向之。”匈奴人一听李广的名字,就感到害怕,以致他们称李广为“飞将军”。

  景帝除了支持李广、程不识等边将对匈奴抵抗,及维持和和战战之外,还采取了一些措施,为以后武帝时期匈奴问题的彻底解决做了很多准备工作,其中主要有两项。

3.jpeg

  马政:“造苑马以广用”。中原内地自古以来就缺马,这样既不利于骑兵的壮大,又无法适应生产发展的需要,更限制了交通、运输等事业的发展。景帝即位之后,继续进行马政建设。他下令扩大设在西边(如北地郡)、北边(如上郡)的马苑,而且鼓励各郡国及民间饲养马匹。由于景帝时期养马业的大发展,军马生产颇具规模,属于官府的马匹发展到了40万匹,民间的尚且未计。

  实行“卖爵令”及“黩罪之法”。这两项措施都是在文帝时由太子家令晁错提出,并被文帝批准实行的。景帝即位后,继续执行了这些被证实是有效的措施,并使它更为完善。大批徙民充实于边地,成为一支兵农混一的垦戍队伍,不但减轻了内地百姓的徭役,而且争取到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