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2016-06-28 23:05:26 来源:海国图志

说起第15军,读者一定会想起那支臭名昭著的土匪军队镇嵩军。可土匪也有血性啊,八年抗战,第15军和日军从山西打到河南,竟有七年是一直在前线的。这最后一年之所以不在了,还是因为前一年在洛阳被打残的缘故,您说这部队在抗战时期的表现值得敬佩不?内战时期的15军因为在河南惨败而被中央军吞并,一直到起义之前,再也没有表现的机会了。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刘平,字开,湖南湘潭人,生于1908年5月3日。刘平在黄埔军校第四期步科毕业后被分配到21师当排连长,后来21师缩编,被编入第2师,刘平也从此进入第2师发展,并成为郑洞国的部下。长城抗战的时候,刘平作为第8团的一名少校营长被布置在古北口阻击日军。在那里,他率领所部奋战七昼夜,在腿部负伤的情况下仍坚持战斗,因此被师内通报嘉奖,并以功升任中校团附。

此后刘平跟着部队在北平、徐州长驻,竟是少数几个没有参加过围剿红军的中央军嫡系将领之一,这对他今后选择起义时没有任何思想的负担,可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抗战全面爆发后,已经是第8团上校团长的刘平,随部在河北抗击日军,此后又经历过徐州会战、武汉会战,积功累升至第195师565旅少将旅长。这个时候,他的老上级郑洞国因为受到关麟征排挤而被迫离开了52军,这样一来,刘平的立场就显得十分尴尬。在关麟征的“安排下”,刘平先后担任过第52军参谋长和第195师副师长,被取消了兵权。即便如此,处事小心谨慎的刘平还是在1944年被赶出了52军。

对前途茫然的刘平去了大后方寻找出路。在四川,刘平与当年同在第2师服务的钟松取得了联系。当时钟松正奉命去接管第2军,但是在前任军长李延年的保荐下,被原来的副军长王凌云抢了先,作为妥协,钟松便以刘平接任76师师长为条件,屈就第2军副军长一职。刘平也就这样踏上了一条崭新的道路,并因此经历了被他一直引以为豪的战役。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1944年4月,刘平的部队编入了反攻滇西的作战序列。5月13日,第76师作为第2军的先头部队率先强渡怒江,就此开始了反攻之战。在攻克平戛、芒市的战斗中,刘平督导所部在美械武器的火力优势下对日军展开了猛烈进攻。与以往的对日作战相比,占尽火力优势的76师有效地歼灭了盘踞在据点中的日军。由于日军部署得当,加上工事构筑的精良,刘平的76师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对刘平来说,他积蓄的多年来对日军的怒火,在此时此刻全部宣泄出来了。刘平的战功,使他的军长王凌云与副军长钟松都获得了青天白日勋章,他本人也获得了五等宝鼎勋章。对于这一年的刘平来说,他一扫以往在52军的晦气,展现出了一名抗战军人的光辉一面。

内战爆发时,刘平的部队辗转于胶东战场,在与解放军的交锋中互有胜败。后来国防部命令整编第9师(由第2军整编而来)督导整编第15师的整训工作,并从整9师中抽调了大量干部到整15师,刘平就在这个时候从整编第76旅旅长的岗位上被提拔为整9师副师长。1948年6月,代理整15师师长的陈克非返回整9师当师长,刘平随即被派到整15师,当上了中将师长。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随着国民党军队在江防防线上的崩溃,刘平的第15军(由整15师改称)也从湘西一路败退到成都,毫无还手之力。1949年12月上旬,刘平带着15军狼狈地抵达了郫县。此时的刘平面对气数已尽国民党政权,不得不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出路问题了。当得知自己的上级第20兵团司令官陈克非以及友军第15兵团司令官罗广文都已决定起义的消息后,和解放军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刘平又为什么不顺势选择这条道路呢?于是在12月24日,刘平率领第15军全体官兵在郫县起义了。

1950年5月,刘平在将部队完整地移交给解放军后,出任解放军第50军高级参议,随后又被调任中南军区参议。1952年9月,转业的刘平被分配到武汉市民政局任副局长,并先后当选武汉市政协常委、武汉市民革副主委。1962年8月11日,刘平因肺癌不治,在北京去世。

相关阅读:抗战第一大捷是哪场战役,并非平型关战役

提起“抗战第一大捷”,人们往往想到林彪指挥的八路军“平型关大捷”。国内多位专家学者经多年考证认为:1932年3月由共产党员李延禄(后任东北抗联四军军长)直接指挥的镜泊湖连环战,是东北也是全国“抗战第一大捷”。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20匹马往返运手榴弹

“九一八”事变后,驻吉林省的东北军王德林营长率全营500余官兵起义抗日,中共派王德林旧友李延禄去帮助他,并担任王任总司令的“国民救国军”参谋长。李延禄在军中建立了由中共秘密领导的700人补充团并兼任团长。

国民救国军1932年2月连克敦化、额穆和蛟河三县,队伍壮大到5000人,引起日军恐慌。关东军司令部急调天野第十五旅团等部,从敦化向镜泊湖进行“征讨”。日军兵分两路,以“北隔南攻”战略,对国民救国军发动钳形攻势。北面,以一个大队左右兵力占领海林、宁安,阻隔吉东的抗日救国军与北满的李杜自卫军联合作战;南面,同混合第八旅团主力共同集结到敦化,组建号称万人的天野部队,意图一举消灭活动在镜泊湖南湖头一带的王德林救国军,然后从南向北,占领整个吉林省东部。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大敌当前,李延禄说服王德林,利用镜泊湖一带的有利地形,在“墙缝”一带伏击日军。他们用20匹马往返多次,把救国军全部库存的手榴弹运到伏击地点。1932年3月13日清晨,当地爱国猎户陈文起为日军“带路”,将日军诱入我军埋伏圈,李延禄率700名补充团官兵随即打响战斗。

7000日军不足百人漏网

“墙缝”是夹在牡丹江和一个山坡中间的一条5华里长小路,路边耸立一人多高的石壁,时断时续,隔一段有个裂口,被称“墙缝”。小的缝隙只能露脸,大的缝口数米宽,埋伏两端可形成交叉火力。天野部队在人数、装备、训练、作战经验等方面都大大超过救国军,但因为“墙缝”独特的地形地貌,双方优劣势发生根本的转变。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陈文起把日军带到最远端的5号阵地后,李延禄一声令下,5华里长的战场上30多个袭击点(缝口)同时对敌发动袭击,7000多人的日军被分散在30多个缝口,优势兵力被化解。

“我们的勇士,三五成群布阵,守大缝口的每组5人,守小缝口的每组3人,有的负责拧盖子递手榴弹,有的负责投弹,投累了轮换。”李延禄后来回忆。岩石高过人头,补充团战士躲在岩石缝口后扔手榴弹,日军的步枪、机枪无法伤及抗日战士。又因为战场狭窄,日军的炮弹飞过战线老远,失去用场。日军无论单兵作战能力还是协同作战能力,在这里都起不到作用,唯一的选择就是向30多个缝口冲击。但这样一来,等于主动向补充团战士喂食。据参战村民李长发说,岩石下敌兵一批一批倒下,肢体横飞,成堆成片的“死倒”垛,一片鬼哭狼嚎。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战斗持续10小时。根据战后打扫战场缴获枪支的数量,估算歼灭(含亡和伤)日兵至少3500人。而补充团战士由于伏在巨石缝下边投弹,伤亡风险大大降低,伤亡仅7人。

接着,李延禄又命参谋李延平、共产党员崔永贤率领矿工营,在“松荫(乙)沟”组织火烧伏击战,日兵的弹药遇火爆炸,死伤数千人。日军从火网里逃众武装多次袭击。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据宁安县人民委员会1959年的抗日史料调查《关家小铺战斗简况》记载,逃出火网的日兵大约400人。这400残兵后来在“关家小铺”战斗中被击毙100多人,在“高岭子”战斗中又被击毙200多人。最后,7000人的天野部队成功西逃的不足百人。

历史真相是如何被淹没的

“镜泊湖连环战”毙伤日军数量,远比马占山的“江桥抗战”大得多,甚至比“平型关大捷”还大,但为何当时未产生大的震动,且记载的资料也很少呢?“这场战役真相是被矛盾和纠纷淹没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研究员张量说。

抗日义匪:土匪军队八年抗战七年在前线杀敌

解放后,李延禄奉毛泽东之命回顾抗联四军历史,从1960年开始回忆、口述,历时19年,由著名作家骆宾基记录、整理,并于1979年出版了《过去的年代——抗日联军第四军回忆》一书,详尽叙述了“镜泊湖连环战”的战况:当时王德林领导的“国民救国军”和当地另一支重要抗日武装李杜将军领导的“抗日自卫军”相互争功,吵得不可开交。因为,补充团虽归共产党地下党领导和指挥,但名义上是归“救国军”领导,而开始建立补充团的一万元大洋又是李杜出的。最后李杜和救国军领导王德林等人达成一致:都不公布这一辉煌战绩。

而另一方面,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为维护“皇军不可战胜”的谎言,在编造的《满洲事变作战经过概要》中,也隐瞒了天野部队曾到镜泊湖的史实。敌我都不提这事,致使当时的人对这场战斗知之甚少、真实记录也不多。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