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2016-06-28 23:05:31 来源:海国图志

菲律宾营先后配备给美军第25步兵师、第3步兵师、第45步兵师和第一骑兵师,最终112人丧生,229人受伤,57人失踪,另有数十人被俘。

提起朝鲜战争中的“联合国军”,除了韩国军队外,人们多记得作为主力军的美军,人数第二多的英军,顽强的土耳其旅,而记得菲律宾是参战国的微乎其微。事实上,菲律宾军队是“联合国军”中除美英军之外,反应最积极的一个---第一个抵达战场,也是仅有的两个派出作战部队的亚洲国家之一。本文综合各方资料,为读者勾勒出菲律宾军队在那场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积极追随美国出兵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当日,在美国的操纵下,安理会通过了旨在挽救韩国军队颓势的82号、83号、84号等4项决议,并在第三项中明确要求:各成员国须就朝鲜问题向联合国提供一切形式的援助。这里要强调的是,时任联大主席卡洛斯·罗慕洛就是一名亲美、反共的菲律宾将军、职业外交家。

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驻日本的美国空军和海军协助韩国作战。6月30日,杜鲁门又下令将美陆军投入朝鲜。7月7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授权由美国组建“联合国军”司令部。就这样,一支“联合国军”诞生了。

所谓的“联合国军”,由美国、英国、菲律宾、土耳其、泰国等16个国家的作战部队及瑞典、印度等5个国家的医疗队组成,此外还有受“联合国军”指挥的韩国军队。作为美国的前殖民地,菲律宾于1946年7月4日独立后与美国形成了一种特殊关系,两国先后签署《军事基地协定》、《共同防御条约》和《菲美贸易协定》等。在美国的呼吁下,菲律宾立即决定追随美国。当时菲律宾第10营和第10联队是唯一经过训练的装甲部队,而菲律宾即将派出的就是第10联队。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1950年8月,菲律宾5万人在马尼拉黎刹尔纪念体育场举行欢送仪式,时任总统埃米利奥·阿奎纳发表讲话称:“你们是第一个带着国家旗帜出国的军队,是为了自由而战,花在你们身上的每一枚比索(菲律宾货币单位),都是为了永久的自由和民主”。卡洛斯·罗慕洛亲自将联合国旗帜交到菲律宾上校马里亚诺·阿朱林手中。

9月16日,菲律宾第10联队1367名军人,乘坐美国海军运输舰离开马尼拉。该联队由上校阿朱林指挥,辖3个步兵连、1个侦察连、1个坦克连和1个炮兵连,军官64人。9月19日,菲律宾远征军在韩国釜山登陆,美第8军及韩国方面隆重欢迎。菲律宾军队就此踏上朝鲜战争的征程。

菲律宾军团主要负责配合友军作战

登陆后,菲律宾远征军立即被配属美军第25步兵师,开始整顿和教育训练。9月29日,奉美军师长基恩少将命令,菲军对出没于牟山、群北和泗川一带的朝鲜游击队开展扫荡作战。10月10日后,菲律宾营负责守备大邱、倭馆等主要补给路线和消灭残敌。据菲律宾方面记载,到达后仅一个月,菲律宾部队就遭受伤亡。来自菲律宾阿尔拜省的列兵皮奥在洛东江巡逻时,被一名狙击手射杀。菲律宾军史称他是菲律宾共和国独立以来,为了另外一个国家的民主和自由而战死的士兵。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菲律宾远征军虽然是来自国内的精锐部队,但战斗力并不被看好,美军分配给它的主要任务也是守备补给线和肃清残敌之类。韩国国防部战史编纂委员会编写的《朝鲜战争史》中曾提到,1950年11月12日,菲律宾营在银店里一带进行肃清残敌作战,毙敌12人,但“因敌人顽强抵抗,菲律宾营把战斗任务交给美军一个营,转而负责搜索任务”。

事实上,后来菲律宾营虽配合美军连续作战,但同中国人民志愿军直接交战的机会并不多。1950年感恩节期间,入朝不久的志愿军对“联合国军”发起大规模攻击,“联合国军”一败涂地,导致美军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撤退,菲律宾营随之仓皇南撤。其间,战场上的冬天也令菲律宾人吃尽苦头。

入朝作战的菲律宾军人缺乏充足的冬装,而美军方面偏偏“忽视”了这一问题。事件导致菲军指挥官阿朱林与所在部队的美军指挥官发生龃龉。阿朱林表示强烈抗议后,被解除了职务。随后,菲律宾营被分散成5部分配属美军。后来还是菲政府在国内发起捐赠活动,才保证了远征军顺利过冬。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令菲律宾人难忘的甫罗洞战役

1951年2月,菲律宾营被配属美军第3步兵师。4月,菲律宾营转至第65步兵团,同波多黎各营一起战斗。不久,令菲律宾人难忘的美罗洞战役发生了。4月22日夜,志愿军对美军第65步兵团发起突袭。在战斗中,随着侧翼的波多黎各营和土耳其旅接连被打垮,菲律宾营被迫直面中国军队。

关键时刻,菲坦克连连长上尉孔拉多·雅浦策划反击,为菲律宾营逃离包围圈争取到时间。但雅浦和他的一名下级军官以及数十名菲律宾士兵战死。雅浦后来被授予英勇勋章,是菲律宾国家能够授予的最高荣誉。4月26日,志愿军在另一次袭击行动中,俘虏了菲律宾一个排共40人。

菲前总统曾参加朝战

到1951年9月,菲律宾方面已有43人死于战斗,9人失踪,58人被俘。9月6日,菲律宾第20联队1400余人正式接手第一批菲律宾军人的防线,指挥官是二战期间菲律宾游击队领导人萨尔瓦多· 阿博茨德上校。这个菲律宾营最终有14人阵亡,100人负伤。接下来,菲律宾又先后派出3个1500人的战斗营轮班参战,前后五次合计派出7420人,而菲全国总兵力仅3.4万人,出兵数占总兵力的两成多。菲律宾营先后配备给美军第25步兵师、第3步兵师、第45步兵师和第一骑兵师,最终112人丧生,229人受伤,57人失踪,另有数十人被俘。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菲律宾媒体曾多次自豪地称,作为“联合国军”的一员,菲律宾是亚洲国家中除泰国以外唯一出兵朝鲜半岛的国家。2010年6月25日,适逢朝鲜战争60周年,韩国政府为感谢菲律宾军队参战,授予菲总统阿基诺三世“小天使”朝鲜战争英雄勋章。同年12月,阿基诺三世已故的父亲本尼尼奥·阿基诺二世也被授予“小天使”勋章。朝鲜战争期间,17岁的阿基诺二世是《马尼拉时报》派驻朝鲜的记者中最年轻的一个。

此外,菲律宾第12任总统菲德尔·拉莫斯也参加了朝鲜战争。拉莫斯1950年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是第二批到达朝鲜战场的菲律宾军人,曾任中尉侦察排长。从韩国的战争博物馆史册上可查到拉莫斯1987年7月关于他参加朝鲜战争的讲话。他在讲话中称,当年他深入没有人的前线,做了侦察工作……在后来的越南战争中,菲律宾又一次追随美国,并拼凑2000多人赴南越,而拉莫斯则是“菲律宾驻南越民事活动小组”负责人。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官方材料:第五次战役中提到的甫罗洞战斗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后,志愿军和人民军为争取主力集结休整,以便更多地歼灭敌人,遂决定主力部队于1951年5月22日起向北移至渭川里、朔宁、文惠里、山阳里、杨口、元通里一线及其以北地区休整。23日晨,“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利用志愿军主力北移之际,乘机反扑。这次反扑,美军发挥其装备优势,以摩托化步兵、坦克、炮兵组成“特遣队”为先导,伴有大量的航空兵和远程炮兵支援。

沿春川至华川公路向金城方向进攻的“特遣队”是由美军第9军指挥的第7师、第24师(欠1个团),南朝鲜军第6师及第2、3师各1个团共2.8万余人。他们在270余辆坦克,550门火炮及大量航空兵的支援下,以机械化行军速度于5月27日占领华川,企图全速攻占铁原、金化等地。 为阻击“联合国军”的“特遣队”,志愿军第20军第58师在转移途中仓促受领防御任务,掩护主力转移。

27日拂晓,第58师在敌情、地形不明的情况下,边打边组织,以第173团和174团为先头部队强行通过华川,抢占公路两侧的重要高地。后续部队第172团向西插入甫罗洞一线,进入预备阵地。入夜,第173团组织小分队向场巨里、原川里西山沟出击,抢救了友邻部队伤员300余名及一部分物资。第174团亦向华川实施反击,迫使美军退出华川。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28日,美军第7师两个团及南朝鲜第3师一部在100多辆坦克配合下,复占华川,并分路继续向北进攻。第173团在给美军迎头痛击后,主动撤离原川里防线。第174团则在阵地上与美军反复争夺,发挥近战、夜战的优势,顽强地固守着阵地。29日,第58师将预备部队第172团投入战斗,继续抗击“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的进攻,给敌以大量杀伤。

30日晚,师主力转移至将军山、下好音洞一线阵地。经3日激战,“联合国军”“特遣队”损失惨重,遂于31日调整部署。6月1日起,美军向173团、第172团阵地猛攻,第58师广大指战员忍受疲劳饥渴,顽强战斗,在每一个阵地上与美军展开了激烈反复的争夺。阵地白天被美军攻占,夜间便积极反击夺回。

在每一阵地都给予美军大量杀伤,而防御工事又被严重毁坏之后,则主动撤至下一阵地再予以抗击。第20军为加强第58师的防御火力,将炮兵第17团、第11团1个营和军炮兵分队配属第58师。至8日,第58师顽强地以3个团交替作战,节节抗击,终于阻止住了“联合国军”“特遣队”的轮番进攻。鉴于该师伤亡较大,第20军遂命第58师撤出战斗,阵地交由第60师接防。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此战,第20军第58师成功地阻击了“联合国军”“特遣队”凭借其装备优势对志愿军所实施的连续13天的尾追进攻,毙伤俘“联合国军”、南朝鲜军7400余名,毁伤坦克8辆,为掩护主力部队的转移和防御展开赢得了时间。

狠揍过菲律宾军团:志愿军第20军

1945年11月10日,从苏浙皖北撤的新四军苏浙军区第2、第4纵队和苏中军区教导旅,在江苏省涟水组成新四军第1纵队。叶飞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谭启龙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贺敏学任参谋长。苏浙军区第4纵队编为第1旅,苏中军区教导旅编为第2旅,苏浙军区第2纵队编为第3旅,共2.2万余人。

纵队成立后,开赴山东作战,属津浦前线指挥部领导,参加津浦路阻击战,在兖州、泰安、大汶口等地,歼灭日伪军和国民党军各一部。1946年1月7日,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6月,收复泰安、大汶口,7月,和鲁中军区部队一起,在胶济路反击国民党军进攻的作战中,取得文祖战斗的胜利。后奉命移师鲁南、淮北。12月,参加宿北战役,协同兄弟部队全歼国民党军2个整编师和1个快速纵队。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1947年2月,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叶飞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下辖第1、第2、第3师和由中原军区第1纵队第1旅改编的独立师,共2.3万余人。2月,在莱芜战役中,协同兄弟部队歼灭国民党军李仙洲集团。5月,参加孟良崮战役。11月,参加陇海路破袭战。12月底,独立师改归冀鲁豫军区建制。

1948年6月,参加豫东战役。9月,参加济南战役。同年冬,参加淮海战役,先在新沂窑湾全歼国民党军第63军1.3万人,而后参加阻援及围歼杜聿明集团的作战。

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属第3野战军第9兵团建制。刘飞任军长,陈时夫任政治委员,廖政国任参谋长。第1师改称58师,曾如清任师长兼政治委员。第2师改称第59师,程业棠任师长,张文碧任政治委员。第3师改称第60师,陈挺任师长,邱向田任政治委员。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全军共3.2万余人。4月,第20军南下,进占丹阳,截断宁沪铁路,后沿金坛、溧阳向广德追歼逃敌,一部参加郎(溪)广(德)围歼战。5月,参加上海战役,尔后担任上海警卫任务。1950年2月,第30军第89师调归20军建制。解放战争期间,第20军参加战役战斗100余次。

1951年11月,第20军入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第2次战役中,对长津地区之敌实行分割包围,重创美陆军第1师。在第5次战役中,歼灭南朝鲜第5师和第7师5个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第20军涌现出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卜广法,以及于潘宫、车树琴(女)、孙振禄、任玉祥等英模个人和"杨根思连"等英模单位。1952年10月,第20军从朝鲜光荣凯旋归国。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