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2016-06-28 23:05:35 来源:海国图志

王牌军和悍将

孟良崮战役中被歼的国民党军整编第74师,是国民党军嫡系部队中的精锐,和新1军、新6军、第5军、第18军并称为“五大王牌”,成立于1937年8月,当时下辖第51师、第58师,其中51师的前身是补充第1旅,58师的前身是警卫第1师,都是中央派的嫡系部队,军长是蒋介石的亲信俞济时。74军刚刚成立就参加了抗战初期著名的淞沪会战,战绩斐然。随后又参加南京保卫战,虽然损失惨重但建制基本完整地撤到后方休整。1939年,中央化的杂牌部队57师编入74军序列,使74军成为下辖三个师的甲种军。在接下来的抗战中,74军先后参加徐州会战、兰封会战、万家岭战役、上高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湘西会战,几乎参加了正面战场上的所有重大战役,尤其是在万家岭战役、上高会战和常德会战中表现极为出色,被评价为“战斗力量最为坚强”,获得国民政府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荣誉“飞虎旗”,被誉为抗日铁军,成为第一批改装苏式装备的5个军之一,在抗战后期更是成为由统帅部直接掌握的战略预备队,其重要性可见一斑。日军也对74军非常忌惮,充满敬畏地称之为“虎部队”。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日军指挥部通过截获破译中国军队电报,获悉74军正兼程驰援,顿时整个指挥部里气氛为之凝重起来。因此,74军在抗战中是名副其实的虎贲王牌。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1945年8月,日本投降,74军空运南京受降,并担任南京守备,所以被称为“御林军”。1946年3月,改称整编第74师。整编第74师师长张灵甫,原名张钟麟,字灵甫,1903年出生,陕西长安人,少时就读于陕西省立第一师范学校,1923年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但中途辍学,南下广州考入黄埔军校第四期,毕业后加入国民党军参加北伐和对红军的“围剿”,从连长、营长升至团长,后因杀妻锒铛入狱,出狱后投奔51师师长王耀武,在抗战中凭借累累战功,历任团长、副旅长、旅长、副师长、师长、副军长、军长,张灵甫作战彪悍,在74军中素有“猛张飞”的外号,但他也不是只知道死打硬拼的莽夫,而是善于采用迂回战术,既勇猛又刁钻,是国民党军著名的悍将,正因为如此,他才能脱颖而出,越过众多比自己资历更深的将领,出任74军的第四任军长。解放战争开始后,他指挥的整编74师成为国民党军在华东战场战斗力最强的核心骨干,在淮阴、涟水、鲁南等战役中都让解放军吃了不小的亏。

限期占领坦埠

1947年2月,国民党军调整战略,从最初对各解放区的全面进攻改为对陕北和山东两地的重点进攻。在山东战场,以整编74师为核心的第1兵团是绝对主力。3月下旬,国民党军开始全面攻击,至4月上旬,基本打通津浦路徐州至济南段,占领鲁南地区,随后继续向鲁中进击,解放军主动后撤,国民党军迅速跟进,于5月10日占领莱芜、蒙阴、河阳,国民党军第1兵团司令汤恩伯被解放军的行动所迷惑,一改先前的稳扎稳打战术,不待与友邻兵团协同,立即命令以整编74师、整编25师为主攻,从垛庄、桃墟北进,限令必须在5月14日攻占坦埠。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5月11日,74师攻占重山、艾山,先头部队51旅已渡过汶河。5月12日,74师开始大举进军,以58旅为前卫,师部和直属部队为本队,57旅为后卫,直扑坦埠。当天上午,74师的前锋51旅主力渡过汶河,并于下午攻占北岸三角山、水塘崮、杨家寨一线,但继续向北推进时遭到解放军顽强抵抗,只得在天黑前退回三角山。当天下午74师遇到的抵抗,已经明显比之前激烈,张灵甫对此并不意外,他也判断出已经开始和解放军的主力接战了。但是根据侦察发现在坦埠附近至少有解放军的3个主力纵队,这让他意识到情况要比原先严重的多,决定改变原定计划,第二天(即13日)只派51旅在汶河以北继续进攻,而主力2个旅则在汶河南岸,这样即便情况有异,也能及时应变。但是第1兵团没有同意他的这一计划,要求74师必须全师北渡汶河,务必按计划于14日中午前占领坦埠。

5月13日,74师按计划继续攻击前进,经激战攻占马山、迈逼山、大箭,距离坦埠已不到6千米。马山可是坦埠的最后屏障,从马山到坦埠已经无险可守,几乎是一马平川了,眼看坦埠可以说是指日可下,但两翼友邻进展迟缓。张灵甫敏锐地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当面解放军调动频繁,今天的处境比昨天更为险恶,为了避免孤军深入,张灵甫于傍晚下令,放弃新占阵地,只在前沿要地留置少数部队警戒,主力全线收缩至杨家寨、马牧池、重山、艾山一线的汶河沿岸,使全师处在可进可退的态势。汤恩伯接到张灵甫报告,一开始还不以为然,只是重复务必于14日中午攻占坦埠,同时饬令83师和25师必须确保74师侧翼安全。但是随军行动的第1绥靖区第2处(情报处)处长军统大特务毛森,因为去过前线比较了解情况,立即提出坦埠正面很可能确有解放军主力,而74师又被分隔在汶河两岸,左右两翼虽说距离都不过只有五六公里,但与83师之间都是险峻山地,行军很困难,与25师之间则只有一条临蒙公路,难以及时展开部队,局面还是很危险的。听了毛森的话,汤恩伯也感到有些不妙,立即向国防部和徐州司令部联系,希望能改变计划。但国防部和徐州司令部相互推诿,汤恩伯不得要领,只好决定明天派兵团副司令李延年和毛森去前线察看情况,并就近督战。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13日入夜后,74师的情况已经陡然严峻起来,58旅在马牧池、王山庄一线遭到解放军主力猛攻,51旅大箭山阵地也同时遭到解放军攻击,左右侧后方向的天马山、牧虎山一带都发现有解放军活动。更严重的是,83师通报其19旅部队在黄石山遭到解放军顽强阻击,无法前进;25师108旅也在解放军的强力攻击下放弃了黄斗顶、尧山南撤,这样一来,74师的左右两翼都已经出现了20多公里的空当了!形势已经可以说是岌岌可危了!张灵甫接到这些报告,作为身经百战的将领,自然能判断出解放军已经有了围歼74师的意图,但是他的权限最多只能命令部队收缩到汶河沿岸,在上级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是没法再继续后撤了。于是他连连向第1兵团司令汤恩伯告急,但汤恩伯不但没有同意他继续后撤,还要张灵甫不要听信不实报告,张灵甫也只好放弃了继续后撤的念头。13日晚上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间节点,如果这时74师能果断后撤,脱离与解放军的接触,还是能摆脱被合围的后果,但是由于国防部和第1兵团没能采纳张灵甫的建议,而使74师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解放军方面,对74师的围歼也在这天初步形成。当晚,陈毅粟裕联名向中央军委报告围歼整编74师的决心和计划:“74师系蒋介石反动军队的主要基干之一,全歼该敌后对战局的影响远远超过歼灭第7军、第48师;该敌正处我军主力矛头前,我不需要大的调动,即可集中四倍于敌之兵力,造成绝对优势,便于分割围歼,能求速决。而第7军、第48师是广西军,擅长防御,难以速决全歼,如敌乘机攻占坦埠,我则陷于被动;74师虽系蒋军精锐,战力较强,但较突出孤立,且甚骄横。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与蒋军其余各部矛盾甚深,同时由于其深入山区,重装备均留置后方,战力相对削弱,且该敌正处进攻态势,无防御依托,我军突然反击,可迫使其措手不及,陷入混乱,而左右各敌亦必因不明情况和害怕被歼而不敢贸然赴援,利于我主攻集团乘机猛烈反击,达成全胜。”13日晚,第1、第8纵队主力寻隙向敌纵深穿插,1纵1师于14日拂晓占领孟良崮西北的尧山,1纵独立师由于找向导耽搁了时间,赶到集结地点已经比规定时间晚了几小时,领受任务后立即跑步前进,两小时强行军20公里,也在14日拂晓前按时占领天马山。

抢占孟良崮不失是个上策

5月14日,74师正准备按计划再向坦埠进攻,不料当面解放军已经抢先发起进攻,而且投入兵力比前两天还要雄厚,张灵甫立即命令暂停进攻,各部就地转入防御,但接下来的情况更加不妙,左翼解放军已越过天马山,正向垛庄急进;右翼解放军也过了牧虎山正向万泉山前进。解放军对74师钳形攻击的态势已经非常明显,到上午9时许,张灵甫终于意识到解放军有围歼74师的意图,这才决心不再服从攻取坦埠的命令,命令以51旅为前导,师部居中,57旅殿后沿孟良崮以西向南撤退,58旅则占领孟良崮一线掩护师主力后撤,在师主力撤退后再单独沿孟良崮以东撤退。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就在14日上午,解放军1纵攻占曹庄、黄斗顶山、天马山等要点,割裂74师与25师的联系,并占领285和330高地,切断了连接垛庄的急造军路;8纵攻占桃花山、鼻子山,割裂了74师与83师的联系;6纵也连夜急进,于14日晨到达垛庄西南观上、白埠地区;正面的第4、9纵队连夜猛攻,夺取黄鹿寨、马牧池等地。海拔575米的孟良崮是芦山山区的主峰,山头面积约1.5平方公里,位于蒙阴县垛庄镇境内,属蒙山山系。相传宋朝杨家军将领孟良曾屯兵于此,故此得名。芦山山区位于蒙阴东南60千米,南北长约30千米,东西宽约40千米,孟良崮、万泉山、雕窝等山峰起伏相连,山势险峻,草木稀疏。盂良崮主峰向西北连接两个540高地,西北端为520高地;其东南为芦山(即620高地),东为雕窝,向北山峦起伏直抵汶河,向南4千米为临(沂)蒙(阴)公路。主峰与其两侧的大崮顶、芦山大顶呈北西向斜列,突兀于群山之上。孟良崮地处交通要道,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74师的撤退还是比较迅速,在中午前后51旅已经到了孟良崮附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74师主力将于午后14时左右撤到74师的后方基地垛庄。就在这关键时刻,正向垛庄穿插迂回的华野1纵比74师抢先赶到了孟良崮,发现74师主力正在沿公路南撤,1纵独立师1团团长王诚汉意识到情况紧急,立即果断放弃穿插抢占垛庄的原定计划,抢占公路东北的285高地及西北无名高地。几乎同时独立师3团也抢占了孟良崮以西的330高地,彻底切断74师与25师的联系。随后1团、3团便占据高地向正沿公路撤退的74师猛烈开火。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张灵甫接到51旅退路被解放军切断的报告,立即意识到如果不能及时退回垛庄,不仅得不到粮食弹药补给,而且会被困在狭窄的公路上,完全陷于困境。于是立即命令51旅全力反击285高地和330高地,务必打开撤回垛庄的通道和打通与25师的联系。然后他马上召集各旅旅长开会,商议下一步行动。经过商议,决定退守孟良崮。具体部署是58旅占领孟良崮及附近600高地、芦山、雕窝一线,51旅占领孟良崮以西面梨沟、冯家庄一线,57旅占领以北当阳、孟家峪一线。这是74师在面临解放军4个主力纵队的围攻态势下所决定的,正面是4纵和9纵从北面压过来,8纵已切断74师与83师的联系,1纵则迂回到汶河沿岸至界碑一线。

并切断74师与25师的联系。在这种局面下,尽快抢占制高点,稳定住局面后再图反击,是很正常的应对之举。而且在这个部署中,张灵甫只派1个团控制孟良崮,主力摆在界碑、临蒙公路两侧便于机动的位置,并尽量与左右两翼友军相连接,完全是依托制高点靠拢友军,重点在于随时能走的自保方案,一点也看不出要在孟良崮与解放军决一死战的打算。同时在各旅按照预定部署抢占各制高点的同时,张灵甫还是严令51旅猛攻285高地和330高地,力图打开退回垛庄和打通与25师联系。经过反复激烈争夺,51旅在黄昏17时许先后攻占了285高地和330高地。与此同时,25师也曾派部队进攻330高地以西的覆浮山,但在解放军顽强阻击下无功而返。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到14日黄昏时分,74师基本实现预定计划,各旅都占领了指定位置,张灵甫也将师部安排在540高地,总算可以缓一口气的张灵甫向兵团报告:“寒黄昏前,安全集中于孟良崮、芦山间地区,正加强工事,严密防范。”电报中的“寒”是14日的电报韵目代号,整个电报语气还是比较平稳,显然张灵甫此时还认为局面尚在控制之中,还没到怎么危急的地步。对于解放军而言,没能抢在74师之前占领孟良崮,无疑是一大失策。其实华野司令部已经意识到孟良崮的重要性,在14日上午连续三次紧急命令1纵占领孟良崮,但1纵拼尽全力赶路,还是比74师晚了一步。在中午前赶到的只有独立师的2个团,面对大举南撤的74师主力,只能抢占公路旁的两个高地,等纵队主力赶到时,孟良崮一带高地已经都被74师所控制,单凭1纵的力量要想和已经站稳了阵脚的74师争夺孟良崮,显然是不现实的。于是粟裕只好命令1纵暂停攻击孟良崮,等待其他部队赶来。

战后1纵司令员叶飞就曾提到,如果当时1纵能抢先占领孟良崮,会同其他各纵队攻击正在公路上撤退的74师,可能不出五小时就能全歼74师。可见在此时,74师抢占孟良崮还不失是个上策。而张灵甫这时决定占领孟良崮,更多考虑地是能够尽快依托制高点稳住阵脚,然后再行反击,就像他半个月前在临蒙公路遇到解放军攻击时那样,并没有固守孟良崮的打算,因为孟良崮一带都是石头山,无法构筑工事,水源也没有,并不适合作为固守的战术支撑点,是军事上所说的“绝地”,而且74师本身携带的弹药也已经消耗大半,上策是尽快回到垛庄,而不是在孟良崮与解放军大战一场。

上山容易下山难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但是张灵甫上了孟良崮要再想下来,就由不得他了。因为在接到他占领孟良崮的电报后,国民党军统帅机关认为74师占据着制高点,享有地利之优,加上其强劲的战斗力,附近又有兵力雄厚的外围部队,正是与华东解放军主力决战的大好时机,于是蒋介石亲自下令74师坚决固守,吸引解放军主力,来个中心开花!于是徐州司令部和第1兵团也就根据统帅部的这一计划接连命令74师固守待援中心开花,张灵甫本来正准备向外突围,正是在上级接连电令的压力下,最终放弃了突围的打算。此时解放军的合围态势还未确实形成,74师真要全力突围,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但是张灵甫考虑突围首先是违背了命令,其次必然会丢失大量重装备,即使突围成功也必然会受到处罚。而如果遵照命令固守待援的话,至少目前74师建制完整,控制着制高点,友邻距离也只有数公里之遥,以74师的强悍战力,坚守一两天自然不在话下。正如张灵甫对部下所说的,“依此有利地形,只要友军来得快,有可能打好!”当然,要想打好,不仅在于74师能否守得住,同样还在于友邻能否来得快。不管怎样,最后张灵甫还是决定遵照命令,固守孟良崮,这才导致了74师最后覆灭的命运。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74师面对数倍于己的解放军,在孟良崮这个无水的绝地坚守了整整三天,不失王牌军的本色,但友邻的援军却迟迟不到,最终让中心开花的意图告吹,也将74师送上了彻底被歼的末路。所以孟良崮战役的关键,并不在74师本身,这点张灵甫自己早就有所预感了,他在5月6日给蒋介石的信中就写到:“以国军表现于战场者,勇者任其自进,怯着听其裹足,牺牲者牺牲而已,机巧者自以为得志。赏难尽明,罚每欠当,彼此多存观望,难得合作,各自为谋,同床异梦。”

张灵甫带整个编74师上孟良崮是对是错

这几点可谓一针见血,不论张灵甫率部上孟良崮到底是出于本心还是迫于上级压力,关键的是国民党军各部队之间同床异梦,各自为自己打算,全无丝毫大局观念,如果25师和83师从一开始就全力驰援,二梯队的11师、65师、48师和第7军都能全力以赴,那么战局完全就不会这样。所以说74师在孟良崮的覆灭绝非偶然,如果国民党军内部的这些问题不解决,即使不在孟良崮,也会在其他地方出现这样的结局。因此,上不上孟良崮并不是重点,国民党军内部的矛盾才是症结所在,这一问题不仅在孟良崮葬送了74师,也最终输掉了整场战争。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