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2016-06-28 23:05:49 来源:海国图志

近日俄罗斯军机在波罗的海多次低空穿越美国军舰的新闻在持续发酵,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在接受媒体采访中主张强硬应对该事件。在历届国防部长中,盖茨是经历十分独特的一位,因为伊拉克战争的特殊需要,他是历史上第一个任期跨越两任政府并同时为两党服务的内阁高官。2006年,伊拉克局势急剧恶化后,小布什任命早已离开政界的盖茨当国防部长。当奥巴马政府在2009年初上任后,鉴于伊拉克复杂微妙的局势以及美国增兵战略正处于关键时期,破天荒挽留盖茨继续留任,直到2011年美军撤离伊拉克大局已定才卸任。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盖茨在任期内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方面应对伊拉克的战事;同时在拉姆斯菲尔开创的美军新世纪军事革命和转型的基础上,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构这一进程。拉姆斯菲尔德和盖茨对新世纪美军转型问题所留遗产孰优孰劣,至今还争论不休,但盖茨为美国体面撤离伊拉克所做的努力却有目共睹。盖茨在任期内全力配合驻伊美军最高司令彼得雷乌斯将军推行的全盘战略,为美军配备大量反地雷伏击车(MRAP,简称防雷车),显著降低了驻伊美军的伤亡;重视无人机在战争中的应用并努力提高美军的情报、监视与侦察方面的能力,这三项举措极大提高了作战效率。其中,防雷车这种其貌不扬的武器,堪称让美国在伊拉克转败为胜的秘密武器。

IED——驻伊美军的噩梦

2003年4月15日,美军在入侵伊拉克26天后正式宣布主要军事行动已结束,联军“已控制了伊拉克全境”。但是萨达姆政权的崩溃并未带来和平的降临,这只是噩梦的开始。不久,美军就发现自己深陷伊拉克复杂的局势中,什叶派、逊尼派武装、基地组织,形形色色的武装派别在伊拉克打起了无休止的内战,美军不但无法按预期迅速撤离,反而深陷武装冲突中,成为各个派别的袭击目标。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从2004年开始,驻伊美军遭到的袭击逐年增多,到2006年达到高峰。美军最主要的伤亡是简易爆炸装置(IED)造成的。据美军统计,IED导致的伤亡与其他伤亡原因相比,在二战中是2:1,越战中是3:1,伊拉克战争则高达9:1。2005年,驻伊美军平均每天有近300辆军车在面临敌对火力威胁的地区执行任务,每天要受到45-60次IED威胁,美军死亡和负伤数的90%是IED导致的。2006年财年国防预算听证会上,美军高官称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有800-1500人死于IED。在伊拉克战争爆发的头六个月中,只有11名美军死于IED,而到了2005年头6个月,至少214名美军因IED而丧命,占同期总死亡人数的63%,IED成为美军在伊拉克面临的最大噩梦。

为了应对IED的威胁,前任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下令成立一个跨部门联合机构,叫“联合简易爆炸装置对抗组织”(JIEDDO),获得数十亿美元资金来研发探测和干扰IED的武器系统,如可自动探测和排除IED的机器人等,以图在IED爆炸前找到并予以摧毁。尽管做了这些努力,但美军巡逻时多乘坐悍马越野车,悍马车虽然可在车门和车体侧面增设装甲,以抵御轻武器、火箭筒、手榴弹的攻击,但底盘却无法加固,对来自车底的爆炸无能为力,因此成为武装分子最喜欢打的目标。在IED攻击下,乘车巡逻的美军经常群死群伤,一辆辆悍马成为美军的一座座活动焚尸炉。伊拉克冲突加剧和美军伤亡剧增,让共和党政府在2006年中期选举中惨败。直到此时,小布什政府才真正察觉到伊拉克前景不妙,这个正在不断失血的漏洞,有导致共和党政府翻船的可能。2006年12月,对伊拉克负有不可推卸责任的拉姆斯菲尔德作为替罪羊黯然辞职,盖茨临危受命。拉姆斯菲尔德应对伊拉克战争不力,作为替罪羊黯然辞职,小布什选择盖茨来救火。

迷失在官僚机器中的五角大楼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2007年的动作电影《变形金刚1》里塑造了面对霸天虎入侵地球,威风凛凛、当机立断的美国国防部长迅速调兵遣将快速应对的故事。可是当盖茨上任时,五角大楼实际远不如电影里刻画的那样精干、高效、反应迅速。盖茨吃惊地发现,这里竟然没有一丝正在打仗的紧迫感,没有人对伊拉克恶化的战况感到担心,没有人向新部长提出应该实施新的战略、制订新的作战方案或者增派部队、改进装备之类的建议。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曾说联邦政府机构就像一只巨大的怪兽:你朝它尾巴上踢一脚,两年后它脑子里才会感觉到。盖茨很快发现,国防部麻木不仁的问题,并不是出在哪个具体人的身上。尽管伊拉克战局已经火烧眉毛般急迫,前任部长因此而丢官,但五角大楼庞大复杂的官僚体系却没有一个部门有权、有动力牵头做某件事。

国防部很多人对伊拉克战争一直抱有错误预期,总认为冲突很快就会结束,美军在伊拉克遇到的只是短暂的“不愉快”。因此,各级官僚机构在对未来进行规划并制订预算时,并不关心伊拉克战场的实际需求。白宫作为最高行政决策中枢,并不了解第一线部队最迫切的需求。国会中济济一堂的政客们更关注伊拉克战争的政治和道义层面的争论,热衷于揪对方小辫子进行政治攻讦,对作战部队的呼声缺乏兴趣。四个军种的最高层将领们,最关心的是华盛顿的常规预算程序,确保本军种未来各项长远而宏大的计划获得资金支持。此外,一大堆来自国会的调查委员会及监察审计机构虎视眈眈,使诸多官僚机构谨慎过头,胆小怕事,不敢担当。这一切造就出罗斯福挖苦过的那种机构臃肿、反应迟钝的怪物。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作为官场老手,盖茨很清楚在五角大楼的架构中,要解决某个急迫的问题,只有文职的国防部长和副部长们,才有权跨越条块分割的行政权力组织边界和各军种在预算问题上狭隘的门户壁垒,一肩挑起解决问题的责任。更准确地说,只有国防部长一人,才拥有绕开官僚机构和常规路径,迅速有效推动改变的权力。

防雷车的窘境

面对IED的巨大威胁,悍马车已经没有提高性能的任何余地。驻伊美军注意到,在伊拉克的盟国军队使用的防雷车,面对IED可以有效保护乘员生命。防雷车并不是什么高新技术武器,早在20世纪50年代的阿尔及利亚战争中,法军面对游击队的频频伏击,就研发装备了最初的防雷车。后来以色列、南非、英国使用过防雷车。防雷车技术含量不高,为了对付伏击战中最常见的地雷和IED,除了车体是厚厚的装甲,可抵御常见轻型武器外,防雷车的关键奥秘是车体基本结构采用V形车体,将钢板进行一次性折叠或适当的焊接,车体V型角度系数足够大时,车体会使IED爆炸冲击波发生偏转,从而有效保护车辆内乘员。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美军早在2000年就测试过防雷车的原型,美国海军陆战队在2003年为其排爆部队订购了第1批27辆防雷车。2004年,美国陆军还采购了一批性能更好的防雷车,但这批车并未装备美军的,而是用来武装伊拉克安全部队,而且直到2006年夏才运抵伊拉克。2005年2月,驻伊拉克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申请装备1000辆与伊拉克军队同款的防雷车,但这份申请却官僚机构否决了,最终只有数量很小的一批防雷车装备给了驻伊美军。

美军迟迟不愿装备防雷车的根本原因是美国式的体制问题。按照美国军事体制的分工,文职国防部负责为战争做计划和准备。五角大楼下属各军种部的高级文官和军官具体负责组织、训练、装备和管理各自的部队,并由前方战区的军队指挥官负责作战指挥。各个军种编制预算和计划方案,以5年为一个周期,大多数武器装备采购项目从立项、研发到装备部队,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经过复杂的手续,往往耗时数十年,因此各种武器系统计划一经通过就很难更改,涉及某一武器系统的多个军方和文职管理部门,都要采取措施保证计划顺利获得资金,以确保计划按期保量完成。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五角大楼是美国联邦政府中雇员最多、预算最雄厚的部门,大型武器装备采购项目涉及资金动辄数十、上百亿美元,巨大利益驱动下,军火商及其在华盛顿的说客,涉及军火生产的企业及工会,国防企业所在州和选区的国会议员团,方方面面的利益团体都参与其中,对五角大楼施展各种影响。任何威胁到某个武器系统长期采购项目的事情,都会遇到极大阻力。而战地部队急需的武器装备,正是影响到五角大楼精心安排的长期采购计划的那类“不确定因素”。

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场,美军前线部队对武器装备和物资的需求,按照正常程序是这样处理的:部队提出申请后,战区司令部审核申请,如果同意,就提交到五角大楼,然后一路过关斩将,经过参谋长联席会议、军种部的部门审计长、多个国防采购机构的层层过滤,任何一个中间环节都可能导致战区申请的延迟和中止。这些迫在眉睫的战区申请,被官僚机构看成是对精心计划与安排的既定预算项目对立的因素,因此战区申请的优先级往往比其他大多数项目都低,最终大多数战区申请消失在五角大楼官僚机器的黑洞里。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即便是官僚系统中所有人都一致认可的战场急需申请,通过一条特别为满足战区最紧迫需求的快速通道处理,但是办事效率仍然很低。这类被冠以“联合紧急行动需求”名义的项目,会被直接提交到国防部副部长这一级别的官员手中,绕开中低层官僚冗长的审核程序,直接交由少数高层官员审核,通过的申请会转送到陆海空三军某个部里,再申请预算具体办理。但这是另一个黑洞,官僚体制办事低效,对国会审查的妥协,和平时期办事不紧不慢的思维定式,以及多个部门无休止的纷争,导致预算即便得到批准,最终某个战场急需的武器送到前线也得花去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

美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为了替换已装备20多年的悍马,早已提出了“联合轻型战术车辆”这个项目,预计将于未来几十年里大量装备,这是一个长期的研发和采购项目,而防雷车只是伊拉克和阿富汗这类冲突才用得上的特殊需求,预计这两场冲突结束后,防雷车将失去用武之地。因此,国防部高层对花巨资大批采购用途单一的防雷车缺乏兴趣。在这一逻辑之下,战地部队要求大量装备防雷车的呼声就被屡次置若罔闻了。在官僚推诿过程中,不断有美军在IED打击下一命呜呼。

盖茨的宠儿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2007年4月,《今日美国》一篇报道引起了盖茨的注意。文章采访了驻伊拉克安巴尔省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一名准将,这名准将谈到,该部换装新式防雷车后,在过去15个月的时间里,其部属在300多次袭击中无一人丧生,平均每次袭击受伤人数不到1人。战区部队希望尽快装备更多的防雷车。盖茨觉得找到了应对IED的法宝,他立即就防雷车问题召集国防部相关部门开会,会上前线部队直接向部长提出高达数千辆的采购申请,但是当时没有采购这些车辆的预算资金,而且美国生产厂家年生产能力只有1300辆,远远满足不了需求。国防部高层官员没有人支持紧急采购数千辆防雷车的计划。

盖茨对此非常生气,他当天发布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把采购防雷车列为国防部采购计划最高优先级别,并下令从不限于美国的生产厂商中招标,加速生产和装备防雷车。这项命令推动了防雷车的大规模生产和装备。盖茨将防雷车项目列入国防部采购计划中一个范围很小的特殊类别,绕开正常军购程序,单独研发、采购、拨款和审计,并确保比其他武器发展计划获得法律上的特殊优先权。盖茨还要求单独成立一个防雷车项目跨部门联合专项小组,专门负责协调各部门解决这一项目在研发、采购、生产、装备和训练、使用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一旦出现问题,就立即解决。专项小组每两周向他本人汇报一次,再由盖茨向白宫和国会做出说明。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经过盖茨的汇报和游说后,美国国会随后也批准了采购项目并提供相应预算资金。驻伊拉克的海军陆战队在提出申请15个月后,终于接收到了迫切需要的防雷车。实战表明,乘坐防雷车的士兵,遇到IED袭击后的伤亡率比乘坐悍马车降低75%,比乘坐M1坦克、M2布雷德利式步兵战车和斯崔克装甲车低50%,,前线部队迅速认可了防雷车。防雷车大量装备后,尽管这种车异常沉重,坐起来并不舒服,而且越野能力有限,车体高大,车辆重心高,容易翻车,只能在等级较好的公路上行驶,难以深入地形复杂的地区,而且每辆防雷车加装必要的通信设备、探测和干扰IED的设备以及武器系统后,平均单价高达100万美元,但确实能有效起到最初的目的——在IED袭击中保护乘员的生命,从而获得从战区指挥官到基层士兵的一致喜爱。一名记者在美军某个指挥部中,通过现场实时视频监控目睹过一次IED袭击,一辆防雷车被IED炸翻在地并燃烧起来,盯着视频监控器的指挥官大声祈祷:“上帝请救救我的士兵,救一个就行!”让在场人员惊讶的是,车里3名乘员尽管都受了伤,但他们都能从翻倒的防雷车中陆续爬出来。

截止到2007年底,仅驻伊拉克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就装备了1000辆防雷车,最终美军从全球9家厂商采购的不同型号的防雷车总数达23044辆,所需经费超过250亿美元。在2007-2009年这一关键时期里,防雷车有效减少了美军伤亡,伊拉克战争没有因为伤亡人数引发越南战争那样长期而广泛的民间抗议,可以说防雷车为布什政府的增兵伊拉克战略赢得了国内民众的支持。同时,驻伊美军最高指挥官彼得雷乌斯将军推行了一整套独特的战略战术,如推动民族和解,消除敌对情绪,利用伊拉克当地人对基地组织的憎恶.

伊拉克军事行数千美军死于何神秘武器

      推行“觉醒运动”分化瓦解反美武装,扩大亲美武装阵营等措施,让美军逐步赢得战争主动权,并最终体面撤出伊拉克。2011年12月18日,一辆BAE公司的“凯门鳄”式防雷车作为美军最后一辆撤离伊拉克的军车通过伊科边境进入科威特,这标志着美军在伊拉克为期8年的作战行动正式结束,期间共有4900余名美军阵亡,其中3380人死于2007年5月之前,彼时防雷车还未大批装备。防雷车这种不起眼的装备,在盖茨个人的赏识和大力推动下,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按照和奥巴马的约定,盖茨在伊拉克大局已定后,于2011年4月如期挂冠隐退。伊拉克战争的结局对美国来说可能不算完美,但盖茨的官场句号却堪称完美。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