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百科 > 欧洲中世纪为何出现封建国家:国王竟然没有金币奖赏(图文)

欧洲中世纪为何出现封建国家:国王竟然没有金币奖赏(图文)

2017-02-17 16:36:14 来源:海国图志

跪着的属臣向主子表达效忠,一旁的仆人做下记录

本文摘自:澎湃新闻网,作者:修木,原题:《“老子英雄儿好汉”:讲究血统的封建欧洲》

国王为什么自己不从分封前的领土上搞钱赏赐给功臣,却让他们独立后自己去经营?与理不通

遍地开花的小王朝成就欧洲封建

在欧洲中世纪,确定主子与属臣之间的封建关系有一套庄严隆重的仪式,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表示效忠,称臣者脱下帽子,放下武器,跪在主子面前,象征他对主子的服从。他以基督徒祈祷的姿势,合住双手伸向主子,说道:愿意为主子效劳。坐在座位上的主子也伸出双臂,接住属臣的双手,回答:乐意接受。第二部分,则是由属臣将手放在圣经或是教堂的圣物上,庄严宣誓他忠心耿耿,绝不会对主子做出任何伤害。在那时的社会条件之下,合约的基础只有双方的一诺千金,其脆弱可想而知,因而仪式一定要办得庄严隆重,得动用圣经、圣物,来加重许诺与誓言的份量,与原始部落的歃血为盟是同一个道理。现代的我们,不管是受雇佣还是立合同,只要签字盖章就行了,合约的执行有法律(也就是政府)的保护,违约者可以被告上法庭。签约之后,或许可以办个酒会庆祝一下,手握圣经宣誓或是往酒里滴血却是没有必要。

单靠神圣的誓言,也无法建立稳定的封建制度。在欧洲,主子封地给属臣(又称为“采邑”)并不是到公元1000年才有的。西罗马帝国崩溃后,没有足够的农业产出与货币流通,入侵的蛮族无法承接罗马原有的官僚系统。建立王国的蛮族首领只能将抢占的地盘分给手下的属臣,而属臣们又进一步分给跟着他们手下的喽啰。接下来不可避免要发生的是各据一方的属臣与喽啰们各自为政,不听国王调遣,为他们之间的利益矛盾与地盘争抢打成一团。不给属臣封地,没有人心甘情愿为国王效力。土地封出去之后,国王又被架空,势力大的属臣甚至可以篡权夺位。查理曼是中世纪最具盛名的君主,他继承的王位就是由他父亲篡夺来的,而在他身后,他的子孙也被他人篡位。

封建制度得以真正建立,要等到属臣们意识到混乱与分裂也会伤害他们的子孙。他们也想把占据的城堡与地盘传给自己的后代,如果位置的继承没有规矩可言,他们的子孙也会成为篡位的牺牲者。他们所建立的规矩并不复杂,其基础是家谱与血统,传给子孙不但是大家自然共有的心愿,而且按长幼排序安排继承也比较清楚。由此造就的形势是各地的贵族不但有自己的地盘,还有自己由父及子的小王朝。封建并不只是为着谁当王,谁服从谁,而是为着确保遍及各地的小王朝的安全与沿续,保护的是王公贵族的共同利益。这其中的道理并不高深,但是从西罗马被冲垮之后的混乱到封建制度的成形,却要花上五六百年的时间。

封建欧洲容不得刘邦朱元璋

入侵西罗马的蛮族,在安排王位继承的时候,还是将他们的王国当作财产均分给自己的子孙,只是各据一方的子孙,其后一定是打成一团。到封建制度成形之后,欧洲的贵族在继承人的安排上反倒有经营小王朝的心态,爵位、城堡与庄园都只有长子可以继承,下边的孩子什么都分不到,成年后也没有贵族的身份。作为军事堡垒的城堡,本来就不好分。贵族所拥有的土地面积只有那么大,不可能跟查理曼相比。土地是他的政治与经济权力的根本,家族势力与荣耀的根基,分家意味着小王朝的进一步分裂,在那种兵荒马乱的时代无异于政治自杀。上边的国王,一方面不愿意属臣坐得太大,另一方面也不愿意看见属臣总是分家。那时候的国家组织相当原始,国王外出征战还指望着下边的属臣带着他们的庄丁前来助威,庄园太小的属臣带不来几个人,价值不大。由此形成的长子继承制度,成为传统。

掌握土地与政权的社会上层,以家谱作为他们合法性的主要基础,造就的是一个讲究血统与出身的特别阶级。他们的资格与能力都是生来俱有的,跟教育与品德没什么关系。这一点也是传统欧洲与传统中国极为不同的地方:传统中国有科举制度,会读书的穷孩子也有金榜题名出人头地的机会,出身不是最重要的因素;传统欧洲,奉行的却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崽打地洞,甚至一样是爹妈生的,只因长幼有别,大哥是贵族,下边的弟弟却都只能当低人一等的平民百姓。后来去北美的欧洲移民,在新大陆才有机会冲破这一传统束缚。在资本主义的美国,只要你能赚钱就能得到大家的尊重。这是现代美国人很喜欢拿出来向欧洲人炫耀的美国梦的一部分。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文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